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No Escape(番外)

背景设定来自同名电影《No Escape》(中译名《无处可逃》)

半架空

小甜饼

前情回顾:(上)(中)(下)

— — — — — — — —

如果说视线能够实体化,那堂本光一眼前这杯乌龙茶可能已经千疮百孔了。如果是平时,同在一个休息室的堂本刚还可能还会逗他两句,再帮一众问号满满的staff桑做一做阅读理解。然而今天反常得很,另一位堂本先生也在发呆,摸着垂在脸颊边的卷发,两眼空空不知看向哪里。

“刚桑,车子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刚经纪人的敲门进来,打破了一室安静,正在一旁收拾衣服服装师小小地松了口气。

感觉刚刚连时间都静止了。

“哦,好的。”放空状的刚终于找回了放飞到宇宙的神思,穿上外衣提上包,小小地瞥了一眼还在瞪着杯子没反应的光一,向大家道了声辛苦,便跟着经纪人走了。

随着关门声落定,光一终于放过了那杯还没碰过的茶水,漫无目的地环视着休息室。服装师看着他那似有千言万语的眼睛,还以为他有什么事要重大发表,没想到他最后只是盯着刚才刚桑走出去的那扇门又不知在想什么了。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天知道这两位爷是怎么了,去了一趟海外拍摄,回来以后就变得这么……嗯,奇怪?

然而,对于staff们的恐怕已经超越天际的脑洞毫不知情的光一,其实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无措。

事情从一周前的那个拍摄开始,他们跟随合作多年的杂志社前往南国小岛取材,本来所有流程基本与往常无异,却在快回国时让一切都脱了缰。

那天夜里他看了一部惊悚片,很久违地做了一场真实到可怕的梦,可怕到到梦醒后还在被余韵所困扰。


“我说,光一桑,您今天是被外星人调包了吗?”

梦醒后的早上,光一罕见地没有继续补眠,而是陪着刚去酒店餐厅吃了早餐,甚至在刚接到向导川岛先生道歉说临时有事而不能带他去游览的电话时,因为这种和梦境莫名相似的情景,而无法控制地接口说“那我陪你去吧”。

所以,身为日本top idol的两人,正穿着素色T花短裤,像所有普通游客一样,普通地走在了度假胜地的椰林沙滩上。

“真想不到,宅男居然也有主动要求出去逛逛的一天。”刚无限感慨。

“又不是家里蹲问题少年,我可是pikapika正当年呢……喂,不要摆出六月飘雪的表情啦!”

手捧雪花状的刚让光一炸了毛。

然而不一会儿,被阳光刺得眯起眼睛的光一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呐,有没有不是海滩的街道,咱们找点不晒的地方逛行不?”

刚扑哧一声笑了,“还是完全的老爷爷嘛,一点也不pikapika呢……好好,不说了,那往这边走?”

嗯,棕榈树在人行道投下了密集的绿荫,光一满意地点点头。

其实不是真的那么怕晒,光一心想,只是看到这没有尽头的大海,他总是会想起梦里那绝望的一幕,满脸血污泪流不止的刚在他面前告别般闭上了眼睛。

光一一下握紧了拳头,那一瞬的崩溃是他前所未有的感觉,直到现在站在喧闹的街上,他也有些不敢确定这是否已经是现实。

他从来不知道那个人在自己心里居然占了这么大的位置,危险来临时本能地想要去保护,被威胁生命时也只想着只要他活下来就好。

甚至在情急之下,他居然就这么表白了心迹,那脱口而出的话在清醒后让他无比震惊。

原来在潜意识中,对他竟是这样的心情!

但这好像也在情理之中。看着走在前方享受着自由逛街的刚,没有杀戮,没有血腥,光一只觉得幸福。


“光一,这个看起来……哎呦!”回头喊光一的刚一下撞上了紧紧跟在身后的相方,而对方看样子也被吓了一跳。

“哦!怎么了!”

“你才是怎么了,从今天早上起来就怪怪的,有哪里不舒服吗?”刚有些担心地看着光一,带着凉意的手掌自然地抚上了对方的额头,“是不是中暑了……”

“没有啦!”光一触电般地躲开了刚的手掌,脸颊不由自主地爆红起来。

“还说不是!你脸色都不正常了!”似乎是误解了的刚不由分说地把光一拉进了最近的饮品店,强硬地把人按在座位上休息,然后迅速点了一杯冰镇柠檬汁推到他面前。

“你啊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啦,要多注意身体啊!别像上次一样中暑到去医院输液啊……”

刚语重心长地碎碎念着,攒起的眉头全是不安与担忧。而看着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光一却无法控制地失了神。

在梦里,他吻去了那里咸湿的泪水,然后是嘴唇,只是轻轻的触碰,就感觉到了丰满和柔软,如果深入下去……

光一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抱起面前的果汁灌了几口。

他才发现,他对自己的相方似乎怀有欲望。不,或许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胆小的他假装不知道而刻意忽视了。因为他明白那里有一条界限,跨过了它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世界,即使是热爱挑战的光一也不敢轻易冒险。他害怕破坏平衡,害怕最后连做普通同事都尴尬……

只是梦里的枪响仿佛又在耳边炸响,刚变成一个血窟窿倒在了面前,光一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心脏如同被人死死地攥住……

“光一……光一,光一!!”

光一恍如大梦初醒,懵懂地看向对面完好如初的搭档。

“这绝对是中暑了!”刚焦急地站起了身,“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叫车,咱们现在就去医院!明天还要坐好几个小时的飞机,你这样绝对不行……”

“刚,刚!”光一拉住已经陷入慌乱的刚,“没事,我没事,我只是,只是昨晚有些没睡好,你别紧张!”

被紧紧拉住的刚只好回过身,他仔细端详着光一的眼睛,又再次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他确实没事后,如同泄气般跌入了椅子。心不在焉了一早上的光一这才发现刚今天的脸色是如此苍白。

“你今天也不大对。”光一从刚对面挪到了旁边,又叫服务生倒了杯温水,“怎么这么焦躁,手也很冰,发生什么了吗?”

刚的脸埋在手掌里,小小地摇了摇头。过了会儿又叹了口气,声音闷闷地说,“我没事儿,只是有些害怕。”他用手掌搓了搓脸颊,抬起水杯喝了一口,嘴角扯出一个生硬的微笑,“昨晚梦见咱们那次去洛杉矶,结果地震了。我们被困在大楼里,好不容易逃到了地面,却发现海啸来了。你让我赶紧上楼,自己却晚了一步,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抓着红绸的手被海浪扯开,然后下一秒就再也找不着了。”

“刚……”

也许是身处异乡,身边全是陌生的相貌和语言,放松下警戒的刚难得坦诚,有些沙哑地缓缓道来。

“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绝望。”刚抬眼看向光一,浓密地羽扇下闪着水光,“太过真实了,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惊醒后跑到你房间,看到你好好地躺在床上,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潜意识里最害怕的就是失去你,那时我甚至希望掉下去的是我自己……”

“别说了,刚!”光一再也无法忍耐地拥住了他,轻轻抚着后背、吻着发尖。天知道他有多惊喜,他们居然默契到此,更重要的是刚对他似乎是一样的心情。

“我就在这儿,我哪儿都不去,”光一在刚耳边呢喃着,“我爱你。”

刚瞪大了眼睛。

“你确定你真的没中暑?”

“我确定!”光一失笑,“我还确定我没被外星人调包,还是那个不爱出门的中年大叔!”

“你还真能记仇!”刚扑哧笑了出来,却没从光一怀里起来。属于对方的气息让他们感到安全,躁动焦灼的心终于得到安慰,空气里默默流淌的静谧让人始终舍不得破坏……直到他们发现服务生小哥几次犹豫地从桌前走过,才脸红地推开了对方。

傻得像情窦初开的孩子。


然而飞机降落,踏上熟悉的土地,一开手机便是铺天盖地的工作,寒冷的北风吹过,仿佛一切都回到了现实。

看着迅速被经纪人接走的刚,光一突然觉得寒意沁人。

东京还是冬天啊。

*****

剩在休息室的光一终于等来了经纪人,坐在回家的车上看东京夜色一闪而过,他想着回国后基本没和刚对上眼神的这一周,像是从美梦中惊醒一般,他和刚切换回工作模式后便没敢切换回去,蜷缩在名为“工作”的龟壳里,不敢向前一步。

岛上的时光就像泡影,大起大落,绝望到崩溃,却也美好到沉醉。也许那本身就是个梦,回到现实了,梦也就碎了。

“光一桑,上周去海岛的取材已经整理出来了,这是样刊,您要看看吗?”

经纪人递过来一本再普通不过的杂志,他和刚的2 shot笑容满满地印在封面。

翻开内里,恰好是穿着花衬衫的自己一本正经的访谈。

A:步入KinKi20周年的光一桑,请问职业生涯中最值得您骄傲的是什么?

Q:唉?没想过啊……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做好当下的事,不让以后后悔吧。我啊不擅长规划未来,但只有把今天过得无怨无悔,才有资格讨论明天不是吗?

…………


明明是自己说的话,身在东京的光一却觉得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是啊,好不容易认识到那个人对自己是多重要,怎么一回来就退缩了呢?没有在今天拼尽全力,怎么有立场擅自认定明天会怎样。

光一豁然开朗。

“这次的新曲我还想和刚商量一下,能把我送到刚家那里吗?”

经纪人有些吃惊,“虽然也不算太晚,不过这样直接过去好吗?”

“没关系,我现在就和他联系,你送我过去就可以下班了,结束后我打车回去就好。”

下定决心后的光一一刻也不想耽搁。


然而还是扑了个空。

站在刚门前,电话没人接,敲门没人应,光一心急如焚。

不是说直接回家的吗,这时候也该到了呀,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不不!肯定是又把手机放在包里没听见,下次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正胡思乱想着,手里的电话终于响了。

“光一怎么了?手里放在包里没……”

“刚!”

听到刚声音的那一瞬光一才发现自己刚才有多慌乱。

“你在哪儿呢,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现在你家门前,可你不在……”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有些无奈地笑了,“我现在你家门口呢,光一桑,我也有些话想和你说呀……”

还真是一场乌龙,不愧是二十多年的搭档。光一脱力般靠在刚的家门上,这默契怎么没给拍进节目里呢。

“所以说,光一要和我说些什么呢?”电话那头轻轻问道。

“想跟你说,我的心意从未改变。回来后我有些害怕,抱歉,这些日子逃避了你……”光一觉得喉咙有些发紧,但电话那头静静地等待让他不得不说下去。“我知道肯定会有很多困难,但和失去你相比那都不算什么。我会尽我所能保护我们!我不想到老去以后一无所有时才后悔没把你抓住!我……我,我爱你,这始终不变。”

光一紧紧地捏着电话,紧张得快赶上第一次上直播。

半晌,电话那头像是放弃般叹了口气,声音却温柔而充满笑意,“光一的一言一句我都同意。”

“……好狡猾啊,堂本桑。”

“fufu,以后请多关照啦,另一位堂本桑。”

“给我在那儿等着,哪儿也不许去,也不许把电话放回包里,我现在就过来!”

“啊啦啦,刚结婚就凶起来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kochan!”

光一想反驳,刚没给机会,他紧接着又说,“不过我都爱就是了。”然后迅速挂了机。

光一只觉心脏一瞬间的停跳。

这个家伙!!!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他低头无奈地摇头,却怎么也控制不了快要溢出心脏的喜悦。

走出大楼时,他心情大好地看向天际,路边樱树高高的枝丫上已隐隐有了新意。

东京的春天也快到了。



END

— — — — — — — — — — — —

其实写这篇的开端只是因为看了电影《无处可逃》后在想,如果是ftr遇到这种状况,他们会怎么样?面对灾难会激发出怎样的碰撞。特别想看这种题材,然而没粮,只能自己动手了。所以这篇啰啰嗦嗦下来,大概只是想说患难见真情吧。

感谢一直读到最后的朋友,接纳我幼稚的文笔和粗糙的脑洞,所有的小红心和评论都是我最宝贵的动力,谢谢大家。

新年快乐,大家鸡年大吉!

评论(15)
热度(144)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