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No Escape(下)

我来更新啦!


背景设定来自同名电影《No Escape》(中译名《无处可逃》)


半架空


注意:本章有暴力描写,慎入!


前情回顾:(上)(中)



— — — — — — — — — — — —



7.

        站在阳台边,感受着闷热的空气包裹着感官时,刚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光一已经翻身出了卧室窗外的凭栏,一只脚正试探着空调外置风箱的位置。逐渐升高的太阳让空气更加黏腻,白晃晃的日光刺得人有些眩晕。


        就在刚刚他们已经决定直面死亡的时刻,光一突然想起了位于酒店附楼17层的餐厅配备了一架专用的升降梯。那是一间日料sushi bar,入住第二天就被川岛先生带去品尝,还听老板得意洋洋地介绍了这里的海鲜都是第一时间专车直送、专梯直达,绝对新鲜。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条暴徒们忽略了的通道,他们可以直降到停车场,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找到川岛先生那辆没上锁的车,然后逃出这个地狱。


        然而他们所在的地点是酒店主楼的18层,与位于附楼17层的sushi bar有着五米的高差,他们只能先跳到钉在酒店外墙的散热风箱,再滑至主楼17层的风箱,在那里可以贴着外墙的凸边小步地走到附楼。


        然而这一趟光是听着就已经心惊胆战,又不是在拍碟中谍,这样的难度和自杀也没什么区别。


        “这,这绝对不可能!”刚恐高严重,别说要在17楼贴着最多十五公分的外墙凸边走个好几米,光是要从18楼的外置风箱滑到17层,就已经是impossible mission了。


        “刚,你听我说,我们把两床床单结在一起,那大概有6米长,我们把它当成绳子拴在护栏上,然后抓着它滑下去,肯定不会有事的!咱们等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如果能下到那间sushi bar,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刚看着楼下微小的人影以及眩晕的石子路,他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做得到。


        “光一,我做不到!你知道我…我…这不可能!”


        “刚!在这里只能等死!那扇门支撑不了多久,外面那些疯子已经杀红眼了,没时间了!”


        刚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光一你…”


        “别想让我丢下你先走!”光一一眼就看穿了刚的所想,暴怒地打断了他的话,“是谁说的无论如何都要共进退!难道都是骗人的!”


        无法反驳的刚别过了头,颤抖着扶着栏杆,“我,我不能……不能拖累……”


        “我爱你!”


        那句话脱口而出,没头没尾。刚不知所措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又张,可看到光一那郑重而认真的表情,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爱你,所以我希望我们能一起逃出去,”光一放柔了声音,把刚轻轻拉入了怀里,“不要再说拖累的鬼话了,你永远都不可能是我的拖累。”他们额头相抵,鼻尖对着鼻尖,光一近乎耳语般低喃着,然后对上了那双动摇不已的大眼睛,情不自禁地抚着刚的面颊,凑上前去吻住了他的嘴唇。


        “刚,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8.

        也许是那一吻的蛊惑,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幸运而有力,他们顺利地滑到了主楼的17层,然后顺着外墙凸边小心地走到了附楼。


        光一在前,率先翻进了窗户,可就在他准备去拉刚的时候,一个提着铁锹的暴徒正好拐了过来。那人想要呼喊同伴,被光一眼疾手快地一拳击中了面颊。随后翻进来的刚抢过他手中的铁锹,又重重地补了一下,见那人已疼得直不起身后,两人迅速撤离。


        然而这里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其他暴徒,他们知道了这里还有漏网之鱼。


        两人极速狂奔。sushi bar上午不营业,可它的玻璃大门已经被彻底砸碎,一个穿着花衬衫的中年男人倒在了吧台前的血泊里。


        升降机应该设置在了操作间里,两人绕过血浆翻过吧台,才发现那里被锁上了。


        正在这时,那暴徒追赶了上来,直直地冲进了餐厅。


        危机关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刚一个转身,趁他被碎玻璃扎得没站稳时,把抢来的铁锹像标枪一样掷了出去,一下击中了那人的大腿,瞬间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那扇操作间的小木门也刚好被光一撞开了。


        操作间并不大,正对面有一个正方形的大洞,旁边还有一个按钮,那大概就是升降梯的入口。


        像之前一样,刚迅速把门关上,推来沉重的冰柜堵住,而光一则研究起了升降梯。


         “还能用吗?”


        “应该没问题。”光一按下按钮,通道里立刻响起了铁链声,不一会儿,一个铁质的大吊篮便升了上来。


 

        “太好了!还能用……”


        还没等光一说完,门外就传来了喧哗与怒吼。他们来了。


        “快走!”


        刚立刻钻进吊篮,光一把剩下的冰柜遮挡在入口前,按下墙上的按钮,也迅速跳进了篮子。


        随着木门的碎裂声和暴徒的怒吼,光一和刚乘着吊篮缓缓下降,那些溅满血液的墙壁和尸体充满了恐惧双瞳,连同着最后一丝光线被彻底留在了外面,他们在老旧的铁链声中降入了黑暗。





9.

         被死神挟持了一上午后他们的运气终于有所好转。


        在暴徒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后,他们很幸运地找到了川岛的那辆没上锁的车。两人也顾不得车前座斑斑的血迹,抓上钥匙点火出发。


        光一把车开得飞快,像只挣开枷锁的豹子怒号着冲出了停车场,酒店门口集结的暴徒试图阻拦,也都被他那势不可挡绝不减速的狠劲吓退到一边,他们终于冲出了地狱。


        行驶上大道后,光一放稳了车速。现在的街上非常空旷,热闹的狂欢节已被扰乱取代,这座本该欢腾的小岛安静得可怕。沿着滨海公路,沙滩还是那片沙滩,椰树也很有风情地舒展着,只是那漫长的海岸线再也不复优美,只剩下冰冷恐惧。


        前路依旧不明,这场动乱不知要持续多久,齐藤先生是否也收到了波及,他们一点头绪也没有。


        “总之先往机场开吧,至少咱们得跟大使馆联系上。”刚率先开了口。


        “嗯。”光一答应着,打开了导航。


        他们暂时安全了,机场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可以试着联系大使馆和齐藤先生他们;刚带着他们的护照和现金,他们可以买最近的一班航班然后回家。


        回家,这个词汇是多么的温暖。光一侧头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相方,他想起了那通匆忙的告白和亲吻,耳尖通红,突然有些紧张得坐立不安。


        刚感受到光一这边的动静,只是一瞥也马上明白了光一在想什么,不禁也红了脸颊。


      “咳,刚,你那个……嗯……答案……就是,就是你怎么想?”


      “什么答案?”刚撇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囔着。


      “就是,就是!”光一实在不好意思再把表白说一遍,只能干着急地提高了音调,“就是,就是!唉,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看着光一着急又说不出口的样子,刚fufu地笑了。那笑容温暖而柔软,就像“家”这个名词一样。


     “什么嘛,语无伦次的。”刚笑着低头拢了拢散在耳边的碎发,再抬起头时眼神真挚而明亮,“我……”


        正在这时,一辆卡车突然从路口窜出,光一下意识地猛打方向盘,他们的小轿车一头撞上了路边的商店,缓冲气囊瞬间弹出。


        光一被撞得神志不清,他努力稳住天旋地转又模糊不清的视线,发现那辆卡车上下来了四五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本地人长相,手里提着刀棒,甚至有一个还握着枪。他们拉开轿车门,将他俩粗暴地拽了下来,推推搡搡地到了海滩。


        两人的手腕束缚在身后,被迫跪立在沙滩上,光一脖颈上架着钢刀,冰冷的触感让他混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


        刚被挟持在他对面,脑袋低耸着,垂下的头发遮住了整张脸,拿着手枪的男人站在一边打量着,见光一清醒了,拿着一张照片到了他面前。


       “你,知道,他,在哪?”他指着照片上的男人,用生硬的英语问着。

光一努力地将涣散的视线聚焦,却对照片上的人毫无印象。他摇摇头,生硬地回复着不知道。


       “不知道?!”挟持他们的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他用水浇醒了刚,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但刚的答案也是一样。这群男人彻底怒了,他们用光一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地争论着,好一会而儿才消停下来。


        男子把枪指向了刚的太阳穴,光一一下子就火了。


      “你想干什么?!我说了我不知道,我没有骗你!!”


       “说出他在哪儿,我就放了他。”


       “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鬼才知道他在哪儿!!”光一奋力挣扎着,那枪管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大声叫骂着,让这些人放了刚。


         脖颈边的钢刀不耐烦地一紧,光一被人按在了沙地上。


         持枪男人摇了摇手,光一又被身后的人拎了起来。男子有些玩味地看了看光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塞给刚。男子的枪管依旧指着刚的太阳穴,但却逼着刚举枪对准了光一。


       “我数三声,”男子对刚说道,“要不你杀了他,要不我杀了你。”


       “One。”


        刚浑身抖得厉害,他的右手被身后的人钳制着,强迫着他举着黑洞洞的枪管指向光一,那双曾经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已经被泪水淹没。


      “我tm真不知道!你们这群畜生!!”光一愤怒地挣扎着,钢刀在他脖子上留下道道红痕。


     “Two。”


        男子淡然地倒数着,手里的枪管却又粗暴地抵了抵刚的脑袋,扳机上的手指威胁性地动了动。。


     “不!不!不要杀他!!”光一恐惧地大喊,“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什么都可以!!但请你不要杀他……不要……”他哭叫着祈求,却没有丝毫作用,男子只是向扔在他面前的照片努了努嘴。


        光一看向了刚,“开枪吧,刚。”他祈求道,如果注定一死,他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刚倒在他面前。那一刻,他害怕得无法呼吸。


     “开枪!!”他不顾一切地大喊,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不再真切,所有的喧哗都抵不过心跳,视线变得狭窄而模糊,唯有对面举着枪却泪流满面的刚是如此清晰,以及,抵在刚太阳穴上的黑洞洞的枪管。


        然而他崩溃地看到,刚那颤抖着放在扳机上的手指收了回去,那半掩在卷发里的双眸绝望而依恋地看了他一眼,便认命般地闭上了。


       “Three。”


        “不!!”强烈恐惧让光一全身痉挛,他不顾一切地想要挣脱束缚,可命运之神死死地扼住他的喉咙,世界仿佛在那一瞬消失,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如同慢动作般扣下扳机的手指和一身血污等待死亡的刚。



        嘭!







尾声.

        堂本光一被摇醒的时候完全是懵的。视线不大清楚,大脑一片空白。不熟悉的天花板,海景房特设的巨大落地窗,以及铺着白色亚麻布垫子的藤椅,没关的电视显示着播放完毕的蓝屏,遥控板被丢在了地上,这里是他们在南国小岛所住的酒店。


        “光一快醒醒。”自家相方那张熟悉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担忧,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你是做噩梦了吧,我在隔壁一直听到你在大叫。”


        接过对方递来的水杯,光一才发觉嗓子干疼得已经快冒烟了。这里不是阴沉的海滩,没有冲天的血腥,空调在安稳地运作着,还有隐隐传来的相方身上特有的气息。


        那原来是个梦。


        “刚……”他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身前的相方,把脸深深埋进他的颈窝贪婪地呼吸着,那一刻世上的一切仿佛通通消失,他只想确认那个柔软又倔强的家伙仍在身边,只想用温暖的触感告诉自己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被突然抱住的刚愣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地搂住了光一的腰背,任凭房间里柔软的气息弥漫到每一个角落。


         直到肚子抗议般地叫唤出声。


        光一不好意思地放开了刚,这么直接的触碰私底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了,他有些不敢直视自己刚刚如此大胆的行为。


        刚倒是一点不介意,只是fufu笑着说,“巨匠醒了就别赖在床上了,快起来咱们去吃早饭。”


        “唔……才起来吃不下啦……”


        “那一会儿给你叫客房服务?餐厅的早餐时间马上就要过了,”刚把地上的遥控板捡起来放好,“我还挺期待今天的三明治的。”


        “你要去哪?”看着刚就要转身离开,光一着急地叫住他。


        “吃早餐呀,和你不一样我可是要饿死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欸?你不是吃不下吗?”


        “……啰嗦,反正你等我一下!”说完,光一不管一脸变幻莫测的刚,一头冲进了浴室。


        光一快速地洗漱着,梦里可怕的感觉还有残留,只有真真切切地看着刚在他面前,才有了回到现实的实感。


       “太好了,你还在!”不到三分钟就从浴室冲回来的光一,一不注意就说出了口。


        刚一脸问号,“不是你让我等你嘛,不在这儿我还能飞了?”


      “嘛,是有这个可能。”


      “说什么呢,”刚笑得像小猪一样,“巨匠你的脑洞真是越来越大了。”


        是啊,是越来越大了,光一苦笑着,晚上看部电影都能把自己给带入进去,可不是脑洞大开吗。


        然而庆幸的是,这只是一个噩梦,在他从地狱中醒来后,相方如同太阳花一样的笑颜依旧还在身边。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抚慰了。




——END——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其实就是去南国小岛拍摄的51,晚上看了电影《no escape》,然后就做了一个梦把自己和24给带入进去了。那些逃命和血腥的情节全部都是梦,包括那个告白和亲吻;现实里风平浪静没有暴乱,同样他俩也只是清清白白的相方。所以全篇51的戏份占了大头,因为这是他做的梦。


        然后关于那个升降机,我以前住酒店时曾经见过,只是稍稍有点不同,在这里改动了一下。


        其他的我知道应该有挺多bug,还请轻拍。


        另外,还会有个小番外,再交代一下。梦里都表白了,现实里还会远吗?


         再抱歉一句,昨晚嗨太过了,没来得及更新,裹曼(双掌合十)!


评论(13)
热度(95)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