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No Escape(中)

土下座,隔了半年才来更新

还是一样,背景设定来自同名电影《No Escape》(中译名《无处可逃》)

半架空

注意:本章有暴力描写,慎入!

(上)有小小的修改,如果记不得了(肯定记不得了,实在太抱歉!)可以戳回回顾一下:[KK]No Escape(上)


— — — — — — — — — —

4.

        刚急促地呼吸着,空气里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虽然已经听光一说了,但亲眼所见的战栗还是令人浑身冰凉,“早上,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他们到底,到底……”

        光一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底多深的仇恨才会让人如此残忍。他无比庆幸刚今早叫醒了他,否则在睡梦中的自己可能莫名其妙就成了一缕亡魂。然而现在,他们已经无路可逃。

        暴徒包围了大楼,大厅里不断有人冲进来,出去已经不可能了。

        进退两难之时却也容不得他们多想,那走廊尽头楼梯间传来的钢刀拖在地板上的尖厉声音,正是死神的号角。

        光一和刚扭头就跑,直奔另一侧的逃生通道,却在一头冲进去的瞬间和三个暴徒对了个正着。刚眼疾手快地拉了光一一把让他躲过了劈头而来的一刀,却不想因为惯性让自己的后背转露给了敌人。刀影闪过,光一惊恐地看着那道银色的影子狠绝地向刚砍去,却在最后一秒突然卸了力道。

        三声连续的枪响,一个中年白人男子举枪冲了上来,救了他们。

        “Go go go!!”,男子拼命喊着,一边用手指着楼上。

        楼上有停机坪!

        光一马上明白男子的意思,拉着刚向屋顶赶去。在楼下完全被堵住了的现在,只有上楼顶才可能最快得到政府的救援。

        电梯是不可能坐了,中途楼层随时有可能遇上暴徒,身在电梯内的他们恐怕不再有这样的好运,那时就成真正的瓮中捉鳖了。

        但逃生通道也非常危险,像刚刚那样正好碰上的可能性也很大,但至少有了反应的时间。光一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们后头的那个中年男子,握紧了手里的棍子。

        虽然没有枪,但就算是用棍子,他也得带着刚冲出去。

        幸运的是,一路向上他们鲜少遇上暴徒,偶尔碰到了,也基本被身后的白人男子迅速击倒。在这过程中,通过男子的解释,在一些单词的拼凑下,二人渐渐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美国在当地建造的自来水厂与政府勾结,中饱私囊,愤怒的本土人爆发扰乱,把矛头指向了外国侨民。而他们恰好居住在骚乱中心的酒店,被划入了无差别的排外屠杀范畴。

        两人苦笑地对视一眼。

        他们狂奔了十多楼后眼看胜利在望,却在最后一个楼梯口遭遇了危机——那可不是一把手枪可以瞬间击毙的数量。

        那一刻光一突然意识到,要想活着走出这场浩劫,是没法让双手保持干净了;却又在下一秒嘲笑自己,能不能过这一关还另说呢。

        刚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就像以前无数次登台前的打气——我就在你身边。

        这是他莫大的勇气。

 

5.       

        堂本光一苦练杀阵多年,但他深知这跟实战有着多么遥远的差距。然而命悬一线之时,只能拼尽全力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混乱的刀棒横飞,他们只能堪堪躲过攻击,通往楼顶之门不到十米的距离,仿佛隔了千山万水。子弹划破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暴徒愤怒地将砍刀劈向光一左肩。

        就在这时,震天动地的枪弹声从楼顶传来,几乎是同时,楼顶的小门被狠狠地撞开,不少白人游客涌了进来。光一趁着这一瞬的变故迅速躲开,在砍刀暴徒还未反应过来时给了他面门狠狠的一击。

        这时场面已经非常混乱,楼顶没能等来救援,反倒被登上直升机的暴徒扫射一通,楼顶幸存的游客也一窝蜂地涌回了楼道,而原本就守在楼道的暴徒也杀红了眼,钢刀之下,鲜血直流。

        政府肯定是靠不住了,楼顶成了死亡的平原,楼下还有源源不断的暴徒正在向上赶来,形势岌岌可危。

        

        然而他们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光一拉着刚,两人在混战之中奋力抵抗。然而赶来的暴徒越来越多,他们躲得越发艰难。

        光一焦急地寻找着突破口,却突然感到头顶一阵冰凉的战栗,下意识地低头一躲,只觉一阵刀风而过,以及刚徒然收紧的手和从未听过的凄厉叫喊。

        暴徒见攻击未果,杀红了眼般盯上了二人,蛮力伴着腥风劈开空气,二人边躲边跑,然而几刀之后,光一的棍子也终被砍断,他们无意中拐进的楼层也快走到尽头。山穷水尽之时,刚瞥见了身后虚掩的房门,在钢刀落下之前拉着光一冲了进去。

        两人迅速关门反锁,光一抵着门板,刚拖来沉重的家具替换下他,感觉门外撞击暂时无法突破这些屏障时,两人气喘吁吁地跌倒在地上,他们终于死里逃生。

 

6.

        这间屋子看来已经是被洗劫过,几名住客已经被砍死在卧室里,脑袋以奇怪的姿势歪斜着,雪白墙壁上溅满了血污。

        那大片大片的猩红色刺得光一脑仁生疼,门外的撞击也一直没停,薄薄的木门被震得发颤,即使有东西挡着,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死亡的警钟在耳边炸响,这是在什么位置,下一步他们该怎么办!

        刚刚逃得狼狈,一片混乱中就闯入了这个房间,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光一一点想法都没有。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却仍然一片空白,只有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额头落在了地板上,世界仿佛只剩下如同心跳的撞门声。

        “我们大概在酒店的18楼,1826房间。”刚的声音响起,一下惊醒了光一。

        他的搭档正眯着眼睛看插在门边的房卡,那神情好像跟平时看乐谱没什么两样。

        “这好像是一间总统套房,咱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出口?”

        “什么出口?”

        “电影里不是经常有那种桥段嘛,通风口什么的,人可以爬过去。”说着,还比了比爬行的动作,活像一只卖萌的小熊猫。

        光一噗嗤一下笑了出声,刚的建议让他又燃起了希望。

        他们抓紧时间四处查看,从客厅到浴室,从衣柜到床底,结果却令人失望透顶。

        通风口被钉子定死了,就算可以撬开,但那宽度即使是身材不算高大的他们也无法通过。而除此之外,能够通向外界的,除了那道死神把守的房门,只剩两扇对着大海和天空的落地窗了。

        如同被困于牢笼之中。

        “出不去了呀……”刚的头靠在玻璃窗上,眼睛迷茫地看向天空。

        死亡如同板上钉钉,门外的叫喊和撞击像重锤砸在胸口,他们最终还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光一一拳重重地砸在墙上 。

        刚的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却又攥着窗帘拼命地忍耐,他抬起头努力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不过这样的话,KinKi也算不枉中居尼桑的期待,死的时候也在一起,虽然不是在舞台上……”

        相方湿润的眼睛里,光一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那张每天都能在化妆镜里看见的,熟的不能再熟的面孔,是狼狈的恐惧着的自己的样子。所以你才在拼命微笑吗,为了安抚已经在崩溃边缘的我。

        “刚……”光一颤抖着拥住刚,把脸埋进对方的脖颈,“刚……”

         他有许多话还没能说出口,他有好多事还没能展开行动,他曾以为他们还有许多个明天,让他有机会伸出手,拥住最珍视那个人,在他在因为害怕而不得不攥紧扶手时,将他的手紧紧收进自己的怀里。殊不知世事难料,前一天还在海滩上放肆地嬉笑,今天却被推到了死神的面前。这仿佛是上天的嗤笑,笑他工作时最知珍惜,却独独在最爱的人面前浪费了大把光阴。

        光一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温热的手掌附上了后颈,刚轻柔地抚摸着他被汗浸湿的头发。

        “没关系的kochan,至少咱们能一起面对。”

        光一抬起头直直地看向自己二十多年的搭档。鲜少运动的缘故,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前发,有些杂乱地蜷曲在额前。他情不自禁地抬手理顺,闭上眼睛在额头印下一个吻。

        这个他最珍视人啊,为什么没能早一些将他拥入怀中;这么温柔的人,明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却还依旧包容着他、安慰着他。他想起小时候的刚,在舞台上当着几万人唱歌,明明自己也紧张得要命,还要照顾不爱说话的自己,隔着升降台也要调侃自己几句……

        升降台…升降台!

        光一猛然直起身冲去电视机前翻找酒店的介绍簿。

        ……记得好像就在下一层,在哪里,在哪里?!

         光一快速地翻着介绍簿,锐利的眼神一行行地扫视着本子上的文字……

        找到了!

        光一合上本子,握住刚的手,眼神明亮而坚定。

        “刚,你相信我吗?”


TBC

      

  

— — — — — — — — — —

(下)已经写得差不多了,再容我改改,明晚发

再次土下座!

评论(16)
热度(78)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