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修罗的婚后生活

小甜饼一枚
王牌律师51×funk star244
设定了他们收养了一个女儿
不喜勿入

————————————

立秋已过,九月的东京依旧热浪滚滚。然而即使身在运转正常的空调房里,福田还是觉得汗如雨下。

好吧,空调运转得还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是会议室里的气氛。

作为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新人小助理,福田觉得今天恐怕是他入职以来的最大危机。现在他正拿着一份合同鞠躬45度恭敬地递给坐在黑皮沙发上的白发老人。别看人家头发已白,但精神矍铄,这么热的天仍把三件套穿得一丝不苟,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对象。

事实也确实如此,福田已经举着合同鞠躬好久了,就是不见客户有接下来的意思。那双如同鹰鹫的眼睛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只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堂本光一。福田心想堂本律师啊这合同人家还没接呢您就能喝得进红茶,甚至还吃了一块点心,就不着急吗!

好吧,终于放下茶杯了!本以为自家上司会有什么别的举动好让他结束这个痛苦的动作,福田再一次欲哭无泪地发现,堂本律师只是坐好回看着对面的客户。

如果眼神能具化,那这里一定是哈利波特和伏地魔的决斗场,看看这四溅的火花!

终于,客户那副玩味的表情松动了,从福田手里抽走了合同。

“不愧是‘修罗’之称的堂本光一,能让我签下这些条款,果然名不虚传。”

“佐藤先生过誉了,还得感谢您对我们事务所的支持。”

看着两个老狐狸又开始谈笑风生丝毫不见方才的剑拔弩张,福田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

大案子签下来了,也不枉他们组前后辛苦了一个月。堂本光一大手一挥,晚上由他请客!

夜里11点,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光一步伐有些轻浮,看着暖黄路灯下自家门口写着“堂本”的名牌,不自觉露出了公司同事们绝对看不到的傻笑,然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地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好吧,完全掩盖不住的酒臭。有些心虚地看了看自家独栋小洋楼的各个窗户,嗯,没灯亮着,safe。

轻手轻脚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几个旋转后小心地推开大门……糟了,玄关的灯也关着!

只要踏进了律师这一行,没有披星戴月那简直不正常。但每当他晚归时,家里玄关的灯都会亮着,如果没亮……

好吧,深感大事不妙的光一只好更加小心地放好公文包,向一楼的浴室进发。

顺利洗完澡后,披着浴袍的光一一脸满足地拉开了浴室门,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门口的恋人吓了一跳。

“天呐刚你没睡啊!吓死我了……”

穿着白色长T堂本刚没理拍着胸口顺气的光一,只是从脏衣篮里拎出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凑近闻闻,然后一脸嫌弃地丢了回去。

“tsuyo……”

“解酒药在柜子里,找的时候小声点,小步已经睡了,我明天还有排练。”

“那……”

“还有,”堂本刚指了指脏衣篮,“这些衣服要自己洗哦。”说完转身回了卧室。

唉……

第二天午休,由于昨天终于把那个难缠的大客户搞定了,一早上被各种大领导表扬笑得脸都快僵了后,光一终于在写字楼休息区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本以为按照昨天的状况今天是不会有便当了,却在出门前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公文包旁一如既往地放着用黑色暗纹便当布包裹的食盒。说了一早上客套话的光一就指着这份便当满血复活呢!

然而……光一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看着打开的食盒。

一旁的长濑发现了好友的异状,拿筷子捅了捅僵住的光一,“怎么了,你今天怎么没对着便当傻笑了?”

“你才对着便当傻笑呢!”光一白了长濑一眼,拿筷子扒拉了下米饭,觉得还是无从下嘴。

长濑探头一看,哈哈,茄子天妇罗,芝士厚蛋烧,猪肉丸子上还点缀着香菜!

“和刚吵架了?哈哈,你也有今天!”

“不是吵架。”

“不是吵架他能给你做这些?咱们以前去聚餐,你那份的茄子可都是刚吃的。哎,听说昨天你请组员吃饭了,是不是回去太晚了?”

“他哪可能因为这个和我吵架啊!唉……跟你也说不清。”

反正他成心耍我就是了,光一撇着嘴戳着食盒里的茄子,不然昨晚喝的就是他亲手调的蜂蜜牛奶而不是酿死人的解酒药了。

“反正啊,”长濑感慨地拍拍好友的肩膀,“你在外面再威风,回家就被治住了。”

还真没法反驳。

周五下午恐怕是事务所行动力最高的时候,人人都想早点拥抱美好的周末。然而越是这样越容易出乱子。

从来都井井有条的事务所现在乱成了一锅粥。只要还留在所里的人,甭管律师、助理还是清洁工,全都堵在了大厅。而在人群中央的空地,入职刚一个月的新人助理福田被人用刀抵在喉咙挟持着。持刀的男人已然失控,愤怒地咒骂着要事务所陪葬,形势一触即发。

大腹便便的合伙人一边拿手帕擦着额头的汗一边问,“不是已经报警了嘛?警察怎么还没来!”

“说是已经在路上了,但路口好像发生了严重车祸全被堵住了,现在他们步行赶过来。”

“靠!”合伙人忍不住爆了粗口,真是什么糟心事都往一起挤。

“到底出了什么事,都让人找上门了!”

“就是上次那个制药厂失火案,昨天判决下来了,认定是过失犯罪,只判了七年。这个男人是遇害者家属,恐怕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吧。”

“不敢去找法院麻烦,只会拿软柿子捏。”

“是啊,而且下午刑事组的人都不在所里,只有那个小助理在整理卷宗……”

“说了快点让那个混蛋律师滚出来!血债血偿!给那种人渣辩护还自诩什么公平正义!再不出来我就让他陪葬!!”

男人已经失去了耐心,手里的刀片在福田脖子上已经划出了伤口,细小的血珠顺着刀刃滴了下来,警察却依旧不见踪影。

福田已经在向上帝祈祷了,天知道他是多么留恋生命,他还没通过司法考试,没交到漂亮的女朋友,没吃够公寓楼下的天妇罗荞麦面………他还不想死啊!

被吓得濒临崩溃福田,突然在泪水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人群里走出了一个小个子男子,好像是他的上司堂本光一。

堂本律师到底说了什么,已经当机了的福田完全没了印象,只是觉得拿刀抵着他的人忽然变得异常激动,在他耳边大叫大嚷着“你懂什么!”

福田心想堂本老师我和您无怨无仇您为何害我,却在那一瞬间发现歹徒拿刀的手移开了自己的脖颈指向了前面,然后那片银色的刀片就在瞬间化成一道抛物线飞了出去。

没了凶器的歹徒马上被所里的保安摁倒,在姗姗来迟的警察包围下扭送进了警车。

大难不死的福田一下子瘫坐了在地上,他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转危为安。

“嗯……吉田,还好吗?起来包扎一下伤口。”

惊魂未定的福田仰头看着向他伸出手的堂本光一,觉得他简直是自带圣光!虽然把自己的名字又给叫错了……

事后,赶回来的刑事组组长城岛带着组员向光一道谢,国分感慨地说,“修罗大人太能干了,连歹徒都能制服。走吧,今晚leader请客,一起去喝一杯吧!”

完全没说过要请客的城岛就被组员们一阵欢呼地簇拥去了常去的居酒屋。

光一犹豫了一下,但想想回家后可能面临的情况……还是再让他再逃避一会儿吧。

今天回家比较早,九点刚过,光一甚至还和出门倒垃圾的邻居聊了两句。然而比较惊悚的是,这个点儿,客厅灯没亮,他门主卧的灯却亮着。

好吧,该来的总会来的。光一扯了扯衣角,开门进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ただいま”,也没指望能有人回答,却从黑暗之中飘来了一句句“おかえり”。

“我的天刚你怎么不开灯!我快吓出心脏病了!”

“回自己家你心虚个什么。”

光一撇撇嘴,还不是因为你。

不过刚根本没管他的腹诽,直接上手解开光一的领带,拽出掖在皮带里的衬衫下摆。

“喂喂!别这么心急在这里做啊,被小步看见了怎么办,咱们先回卧室。”

“做你个大头鬼!你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呀!”

光一一愣,“不做你干嘛脱我衣服!”

刚的耳尖红红的,可能也发觉刚刚的动作太过暧昧,拉着光一就进了卧室,可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还是很认真。

“今天有人去闹你们事务所了吧,听说你可是出尽了风头。”

哦,搞了半天是担心我受伤了。

光一主动解开衬衫,“放心,我没受伤,别小看你旦那さん呀”

嘴上说着滚,刚却还是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了光一确实好好的以后才心满意足地让他去换睡衣了。

“你消息到是挺灵通的嘛,在我身边按眼线啦?”

“师匠补补你的脑洞,是木村尼桑告诉我的。”

好吧,那位大神可是所里的合伙人,他可惹不起。

“我还没问你呢,平时你不是哪儿有热闹就绕道走吗,今天怎么突然决定出头了?想要英雄救美啊?”

“还说我脑洞大,你的也不小。哪儿来的美啊,你这是吃醋了?”

“赶快换你的衣服去,哪儿来的这么多话!”

眼看着刚要扭头就走,光一赶紧拉住他,“好好,没吃醋没吃醋!是我们组的小助理啦,上个月才来的孩子,你说我能见死不救嘛。”

“那你也不能就一个人冲上去啊,不是还有警察吗?”

“这不是来不及了嘛,我还是有分寸的。”光一伸手揽住刚的肩膀,“你换新的沐浴液了,好香……桃子的味道……”

光一鼻尖贴着刚的脖颈,像狗狗一样嗅着,手也不安分地探进了他宽大的睡衣里。

“エロ王子又要干什么,快点放手……唔……”

光一咬住刚的嘴唇,轻轻舔吻着上面的纹路,进而又得寸进尺地探了进去。刚抵在他胸口的手渐渐失了力气,松松地抓着已经被解开了的衬衫,偶尔漏出几声甜腻的气音。

当光一的手指在刚尾椎打着转准备更深一步时,卧室的门却被敲响了。

“光一papa!是你回来了吗?”还带着小奶音的叫门声硬是打断了房里腻人的气息,光一不得不在刚fufu的笑声中赶紧褪下早就不整的衣衫,狼狈地赶在房门开启前套上睡衣。

“光一papa!!”一开门,一阵粉红色的小旋风就窜进了光一的怀里,那是他们的女儿,本来应该已经好好睡觉了的小步。

“你这个星期都在加班,回来她都睡了,看来是想你了。”刚笑眯眯地着看着女儿像个八爪鱼一样扒在光一身上。

“是嘛,小步想我了吗?”光一抱起女儿举得高高的,感觉又重了不少。

“嗯!可想可想啦!”

“真乖!”光一仰头在女儿脸蛋上亲了一口,惹来一阵咯咯的笑声。

“那我这么乖明天可以和准一叔叔去登山吗?”

嗯?搞了半天只是在讨好我呀!一边的刚却忍不住笑了。这个小丫头,知道只要是刚决定好的事肯定求不动,所以就来打自己的主意,而多半自己也会因为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撒娇耍赖而答应吧。

“不行,准一叔叔的登山太危险了,你下周五不是还要参加运动会吗?受伤了可就不好了。”

“准一叔叔可厉害了,他会保护好我,不会受伤的!”

“你上次和长濑叔叔去划船也是这么说的,结果额头都给撞青了。”

连光一papa都不准去的话那就真的不可能了,小步噘着嘴终于死心了。

“那papa要陪我做奥特曼练习哦……”

“欸?”光一嘴角抽搐着,求救地看向身边的刚,“tsuyo……”

“别看我啊,明天我得去录节目。”

光一彻底蔫了。

他们的女儿堂本步喜好完全不像个女孩子,奥特曼是她的大爱,成为奥特曼中的一员是她的梦想。这让她和堂本刚工作室里的高见泽爷爷一拍即合,今年年初人家还送她了一大堆DVD和周边。而所谓的奥特曼练习,就是模仿DVD里那些超级英雄们的动作,小步好像坚信只要练熟了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问题是那些奇怪而又有些羞耻的动作每次都让光一头大。

没办法,可以在客户鹰鹫般恐怖眼神下淡然喝茶的光一,也抵挡不住来自女儿圆溜溜水汪汪大眼睛的上目线。当初和刚在医院里一眼就看中了她,不就是因为这双命运般和刚像极了的眼睛吗。

“行,奥特曼练习就奥特曼练习吧,这都多晚了小步赶快去睡觉吧。”

“光一papa最好了!么啊!”心满意足地小步在光一脸上亲了一口,又像小旋风一样跑回了自己房间。

“fufu,明天就辛苦光一君带孩子啦,我一早也得赶去汐留,咱们还是早点睡吧。”

“欸?不做了吗!这都有一个星期了吧!”

“明天我得录一天的节目,你也还要带孩子,还是改天吧。快去洗澡吧,晚安~”

看着迅速陷进被窝里的刚的后脑勺,光一再次确定,这些都是刚算计好了的,撩完就跑,成心耍他呢!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认命地去了浴室。

周六一天,光一就在奥特曼练习和在公园里拼命阻止女儿爬树中度过了。晚饭过后就困得不行的小步,在等到刚回家后便睡着了。看着刚把女儿轻柔地抱进了房间后就进了浴室,光一觉得他有必要继续一下昨晚未完的运动。

然而浑身桃子香,头发还挂着水珠的刚却说今晚他得写曲子,灵感一失去就再也找不着了。

“没事,我等你写完!”光一不放弃地表了决心,刚只是软乎乎地笑着进了工作间。

结果,因为白天闹得太累,光一在床上还没玩够半个小时的游戏,就已经打着呼噜睡着了。

悄悄把头探进卧室的刚看到歪在床头呼呼大睡的光一得逞地笑了。轻手轻脚地把他的游戏机拿走存档关机,又轻轻扶着他躺平再盖上被子,看着光一毫无防备地睡得香甜,刚忍不住轻柔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小声说了句“晚安”,也爬进被窝里睡觉了。

之后接连三天,堂本光一还是没能继续周五晚上的运动,甚至连一枚晚安吻都被刚以各种理由给推脱掉了。

他可是一个正常的35岁成年男子啊!每天看着所爱之人洗得白白香香的就是碰不着,那火气可是蹭蹭地灼烧着他的心。再加上中午的便当刚继续了上周的风格,不是茄子就是香菜,他钟爱的章鱼已经很久没出现在食盒里了,光一终于投降了。

“好吧,我认输了。”光一颓唐地倒在了床上。

“说定了呦,口头契约也是有效力的呦,我的律师大人。”

“行,周五小步的运动会我陪她跑就是了,不要再让我吃茄子了!”光一敞开了手臂,有些恶狠狠地说,“快点过来!”

刚fufu笑着伏在了光一上方,慢慢把两唇的距离缩成了零又缩成了负数,直到轻笑再没了余裕成了粗重的喘息,皮肤染上红霞,连瞳孔里都是蜜一样的沉溺。

周五,光一牵着兴奋得一直蹦哒的女儿生无可恋地站在了幼稚园运动场的跑道上,刚站在一旁举着DV笑着向他们挥着手。

好吧,他和刚较劲的一切源头就是这场运动会,更具体一点,是这场运动会的cosplay赛跑项目。这个项目要求孩子和父母共同制作一套衣服并穿上它完成障碍赛跑。堂本步小朋友虽然像他的刚papa一样脑内世界天马行空,但却一点没继承刚的心灵手巧,但又从骨子里有一股她光一papa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儿,这组合简直就像灾难。

第一年是刚陪小步一起跑的,光一由于工作太忙一直都没参与,直到比赛当天才拿着DV赶到了现场。说实话那天的场景光一一生难忘,赛道上自家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像两串烤丸子竖在那里,而且据说那年的主题是你喜欢的运动,而他们家小步选的是乒乓球……那年刚乐队的伙伴也来了,被这一大一小的造型惊得笑出了眼泪,现在还时不时拿出来讲一讲……

第二年光一全程陪同,他已经在不影响女儿创造力的前提下努力挽回了,但当他头顶着两根像天线一样的兔耳朵站到以“森林里的小动物”为主题的跑道上时,他已经绝望了。但更令人绝望的是他们所的合伙人木村拓哉的小女儿那年刚好也上了这所幼稚园,结果光一头顶天线的照片第二天就传到了所里的论坛上,点击量连续一周第一。

被留下了巨大心理阴影的两人,今年从八月底开始就在暗暗较劲;更何况今年看了小步的新作,两人都发誓绝不想把那玩意儿顶头上。

然而意志不坚的光一还是输给了小恶魔堂本刚,生无可恋地戴上了女儿制作的天妇罗炸虾头盔。那是拿刚之前的机车帽改装的…上面还有一对防风镜,再加上黏在脑顶上的炸虾模型,那形状……好吧,他已经听见木村先生丧心病狂的笑声了。

尽管这头盔有些羞耻,但他也无法对四岁的女儿解释为什么不能把炸虾放在防风镜中间,只好认命地戴在了头上。

由于去年光一的形象实在太过惊人,所以今年所里好些和光一关系不错的人都来到了现场。消息嘛不用想都是木村放的。

场边,长濑自从看到了光一和小步的造型就狂笑不止,如同废人一样趴在了刚身边的电线杆上;而被长濑拐来的福田则已经目瞪口呆到无法言语了。

那…那是我们所的修罗堂本老师?!!是被外星人调包了吧!

“fufufu,你这孩子想象力也挺丰富的嘛~”听到了旁边被介绍作是堂本老师恋人的时尚男子的话,福田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所想全给说了出来。

“光一在外面还是一副讨债脸吗?”刚瞥了眼正带着小步做热身运动的光一,向福田问道。

“讨…讨债脸不敢说,但堂本老师在所里一直很严肃的,也很厉害,是我们组神一般的存在!好像什么案子都能解决的那种!”

“fufu,这么崇拜他呀~所以今天看到他这个样子挺失望吧?”

“失望到不是,只是,太…太震惊了!那可是严厉到不行的堂本老师啊!我感觉自己正处在异世界!”

刚已经笑得快岔气了,“听你说的光一怎么就像异世界的大魔王啊哈哈哈哈哈哈!”

福田是真的很震惊,那个临危不乱威严冷淡的堂本光一,他心目中的偶像,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看着堂本老师带着那顶不知该说什么好的头盔一脸认真地带着孩子穿越障碍,他觉得好像懂了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和长濑福田一起来的还有刑事组的国分律师,他自制力不错已经笑够了。看着跑道上忍俊不禁的赛事,国分不无感慨,“成家了就会这样啦,以前觉得再傻的事也会不知不觉成了日常;在外面再纵横捭阖,回家也会被耍得团团转还仍然甘之如饴。”

“国分老师这是经验之谈吗?”

“是啊,上周妻子刚做了孕检,我要做爸爸了,所以特别感同身受吧。”

看着国分律师一脸幸福的表情,再看看运动场上正带着女儿翻越栏杆的堂本律师,和一旁拿着DV片刻不离拍摄的刚先生,福田突然觉得自己也好想恋爱呀。

最终,在堂本父女俩不畏羞耻(咳!)勇往直前的努力下,天妇罗炸虾队获得了冠军!

看着女儿跑得满脸通红,却异常兴奋地扑进刚的怀里报告喜讯,光一笑得连把头盔摘下来的事都给忘了,只是开心地把刚和女儿抱进怀里,让一旁笑眯眯地国分给他们拍一张优胜纪念照。

临走时,刚悄悄和福田说,这个样子的光一还不是最让人惊讶的,下次给他看看光一陪女儿做奥特曼练习的照片,一定会彻底颠覆福田的印象。福田心想,只是今天的这幅打扮就已经够石破天惊的了,他都在考虑下周上班要怎么直视老师的脸,居然还有更颠覆的…老师您是人格分裂吗!

不过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看着小步骑在堂本老师肩上,向刚先生拼命比划着什么,而刚先生笑得仿佛融进了阳光里,福田如是想道。

THE END

其实灵感来自很久以前看的一部电影《王牌对王牌》中的一句台词,大意大概是“我可以让犯罪分子投案自首,却没法让女儿放下电话让妻子走出房间。”

谢谢观看~

评论(9)
热度(191)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