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No Escape(上)

所有设定都来自如题的同名电影
脑洞也因年初看了这部电影而一发不可收拾
曾在wb和一位太太聊过,但还是想写下来

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百度一下这部电影
情节大概差不多
如果能接受的话
就请继续观看

再次声明和现实没有任何关系!

雷!雷!雷!
慎!慎!慎!

——————————————————

1.

堂本光一被摇醒的时候完全是懵的。虽然看不大清,但不熟悉的天花板,海景房特设的巨大落地窗,以及铺着白色亚麻布垫子的藤椅,都让他有种巨大的违和感。

直到目光移转,看见自家相方那张熟悉的脸,以及那看向自己的忧虑神色时,记忆才慢慢回笼。是了,为了杂志拍摄他们到了这座南国的小岛。结果酒店的系统出问题,他们有一部分的房间无法入住,而正值狂欢节的岛上也无法再找到别的酒店,只得将就地挤一挤,因此他和刚也久违地住在了一个房间。

“几点了?你不是要出去逛逛的嘛?”光一揉着几乎没睁开的眼睛,声音也全是睡意。

“快十点了。”刚看了一眼手表,声音越发有些急促,“光一,你快点醒醒,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感觉自家相方的声音有些奇怪,光一停下了揉眼睛的手。

刚看向那扇大得夸张的落地窗,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不安,“川岛先生不是说今天要带我们在岛上转转吗,但从昨晚开始就完全联系不上,到现在都不见踪影。齐藤主编他们已经出海,酒店里就剩咱们了。但今早我散步回来时发现,川岛先生他根本没把车开走,门也没锁,钥匙就丢在里面。”

川岛是他们在这里的翻译兼向导,日本籍,在岛上做旅游代理工作已有三四年,也是杂志社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了,至少主编先生和他非常熟稔。在有限几天的相处中,他们对他的严谨和认真也算是颇有认识了,不打招呼就消失、甚至不锁车门,怎么看都不是他会犯的低级错误。

“而且,”刚回过头来看着他,大眼睛里全是动摇,“而且车的前座上还有干了的血迹。光一,可能真的出事了。”


时间转回三天前,光一和刚正在飞往海岛的飞机上。万里高空俯视下的小岛如同嵌在太平洋上翡翠,阳光撒在海面上泛起的银光令人心动不已。同行的工作人员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就连光一都停下了手里的游戏机向外张望,唯一还闭着眼睛的只有刚了。

“刚先生果然对高处不行呢。”

“是啊,一上飞机就赶紧睡着了,这么多年一点没变。”

坐在隔壁的staff们小声的感叹光一听得一清二楚,他扭头看了看邻座带着口罩斜靠在座椅上的搭档,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根本就没睡着嘛,拳头还握得那么紧。

因为不想让别人担心,刚一直装得很好,不过还是看得出来的,光一这么想着。虽然挺想让他握着自己的手的,兴许这样能让他安心一点,但始终不敢跨越那条名为相方界限,拿着游戏机的手也没有伸出去的理由。

终于踩在异国的土地上时正是下午4点。根据向导川岛先生的介绍,开车不到一小时就能够到达酒店,稍作休整就可以伴着夕阳享用南国风情的晚餐了。

然而事情从这里开始就没那么顺利了。

此次拍摄的主题是夏日狂欢,虽然有KinKi周年庆祝的意思在里面,不过确实恰逢是当地的狂欢节。虽然是令人期待的企划,但杂志社到底还是低估了人们对狂欢节的热情。

虽然明天正式才开始,但进入市区后的街道上就已经带着狂欢的气息了,慕名而来的游客占领了大街小巷,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辆把道路阻塞得水泄不通,他们如蜗牛一般走走停停3个小时才到,之后又被酒店告知部分房间没有预定上。商量无果后,众人只好又忙着重新分配房间,等到吃上晚饭时,天都快黑了。

接下来几天都是满满的行程。虽然很累,但效果非常不错,杂志社的负责人齐藤先生高兴地请大家喝酒。

由于剩下的两天可以自由活动,大家都放松了不少,连经纪人们都多少喝了一点。那个会一点日语的酒保还建议说可以租船去体验晨钓和海上日出,回来刚好赶上狂欢节最后一日的花车巡演和啤酒大赛。众人兴致勃勃,堂本家的两位却婉言谢绝了,但因为两人坚持不想扫众人的兴,所以最终决定留下向导川岛,其他人跟着船家出发。

第二天中午,川岛说公司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晚饭前就回来。然而直到夜深都不见他的踪影。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要麻烦人家,堂本两人也就没多想,甚至还心情不错地在套房客厅的阳台上小酌了一番。

微醺的刚洗了澡就去睡了,光一却毫无睡意,结果就找电影看了一宿,直到刚喊醒他时,不过才睡了4个小时。

2.

“川岛先生不是说公司有事才走的吗,他公司怎么说?”已经彻底清醒的光一正迅速地套着衣服。

“我刚刚打过电话了,根本没有人接,连前台的电话也是,这太不正常了。”

“齐藤先生他们呢?可以联系得上吗?”

“海上大概信号不好,无法接通。”刚有些疲惫地把半长的额发撩到脑后,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问道,“光一,要报警吗?”

光一想了想,“再打一次电话,如果还没人接的话就报警吧。”

“嗯。”

刚低低地应了一声,就去窗边拨通了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看着刚阴沉的脸色,光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太担心了,万一什么事也没有呢?你别自己吓自己。我去前台问问,让他们联系警察,你脸色太差了,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吧。”

说着,光一拿上房卡准备出门,却被刚一把抓住。

“你要小心点!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放心,没事的。”光一抬起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摸了摸刚的头,如此动摇的刚也是很久没见了,“把门锁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们所住的酒店是岛上最大的度假胜地,主楼高20层,除了宽敞的花园和露天泳池外,顶层甚至还有一个直升机停机坪。

光一乘电梯一路下到一楼。从这里可以看到背后花园里有不少人正坐在太阳伞下乘凉,孩子们到旁边的泳池里嬉戏,大厅里人来人往,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光一向前台询问了川岛是否有留下什么口信,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说明了情况并提出了报警的请求。

然而警局的电话也打不通。不是占线就是彻底无法接通。看着前台接待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一股诡异的凉意窜上了光一的后脊。

这时,大厅外突然传来了尖厉的惊叫和怒号,几名保安惊恐地冲了进来,大叫道,“快关上门!快点!!那些人疯了!!”

几个反应快的门童迅速关上了大门,原本在花园里休息的客人也拼命地逃回酒店。

透过玻璃大门,光一看见一群扛着钢刀快斧的男人涌进了花园。他们皮肤黝黑,身强体壮,从相貌看应该是当地的土著居民。他们散发着冲天的怒气和浓稠的杀意,明明是炎炎夏日也令人不寒而栗。

几名白人男子没能跑进大厅,惊恐地大声呼叫,那群人却毫不在意地挥下了钢刀,鲜血喷溅在绿色的草坪上,他们却仿佛被点燃了兴奋的火种。

酒店的工作人员迅速锁死了所有入口,用棍子和沙发抵住一切缝隙。

“先生,请赶快回去!”刚才的前台小哥向光一喊着,试图让他快点离开。

光一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那被砍碎的肉块让他反胃,双腿也不住地颤抖,后背大概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刚还在上面!

这个认知让他突然惊醒。

刚还对这些恐怖的现状一无所知,手无寸铁地等在房间里。

光一飞似的冲进了电梯。

快点!快点!

按下楼层的手抖得不行,等待上行的的时间如同处刑。

他想起刚温润的大眼睛……

快一点,请再快一点!!

3.

留在房间的刚一直坐立不宁,川岛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杂志社的人也一样,光一也没回来,而窗外明媚的阳光就像潜藏着看不见的危险,让人喘不过气。

深呼吸了几次,刚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不然不等光一回来他就会发疯的。

他换了身方便活动的衣服,然后打开钱包取出所有的现金塞进贴身的衣兜,又从行李箱里拿出护照收进口袋,想了想又找出光一的钱包和护照放在手边,最后把两人的行李放归原处。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响起了开锁的声音。刚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听见光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是我!快帮我把门打开。”

刚赶快过去取下门上的安全锁链,光一冲进来后马上反锁上门,铁青着脸跑到阳台上探身向外张望。

刚被这样反常的光一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安地问着到底出什么事了。

光一拉着刚急切地说,“这里暴动了,非常危险,他们还没攻进后面的花园,我们现在马上走!”

虽然直觉出事了,但这样的发展显然出乎了刚的意料。但他反应很快,什么也没多说,拿上光一的现金和护照就和他出了房间直奔电梯。

光一向刚简单说了刚刚的所见,虽然不明白这些人到底针对谁,有什么目的,但现在唯一确定的是,他们如同肉俎放在砧板上,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

“如果是当地人暴动,目标只可能是政府或者外来人群。”多少冷静了一点的光一分析起了形势,而明显也想到了这点的刚脸色铁青。光一握住刚的手安慰道,“不过咱们好歹都是亚洲人,识别度应该不会那么高。”

“但当地人是不会住在这种酒店里的,待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咱们必须先从这里出……”

电梯突然停了下来,电子屏幕显示着才到了五楼。

光一和刚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站到了电梯门两边。刚把手放在了关门键上,光一默默压低了身体重心,两人都死死地盯着两扇门间的缝隙。

叮铃一声,电梯门开了。

一根长棍狠狠地劈了进来。

光一从侧面抓住棍子,用尽全力给了那人一拳,刚趁机闪身出了电梯,等光一一出来就按下了关门键,让下行的电梯把暴徒带下了楼。

留在了五楼的两人浑身发冷,电梯所在的走廊正好对着巨大的枝形吊灯,从那里看下去,酒店大厅一览无余。

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玻璃大门已经粉碎,几个男人挥舞着斧头乱砍。奶油色的大理石地砖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残肢断臂随处散落,血污脚印杂乱地通向何处通道。

酒店已经沦陷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7)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