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难产中的光一君

现实向的小段子
但与现实没有一点关系
如果言中,感激不尽
言下之意就是,JE快点出消息吧,我要合作专!!!

——————————

  
  虽然光一的作品总能令人惊艳,但编曲写词的过程总是很痛苦,他会拖很久,而且在此期间对周围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对此他的相方非常有发言权。

        比如现在,刚已经钻进被窝正在翻着手机,而旁边一墙之隔的工作室里,已经憋了一晚上的光一还是没什么结果。于是继一系列隐隐约约的音符之后就传来了光一的大喊,“啊啊啊想不出来!!睡觉!!”

         一阵乒乒乓乓后,浴室就传来了水声。不过没多久就突然停了,然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的开关门声,还有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的念念叨叨。

        刚翻到下一条推特,正好看到以前合作过的女孩终于恋爱解禁,甜蜜地和恋人同出同进。

        此时,工作室里又是啪的一声,然后是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水声又响了起来。

        刚有点担心工作室的那个笔记本会不会已经变形了,不过实在懒得下床,随他去吧。

        思路又回到了手机,还是在群里发个祝福吧,刚想着,然后调出了line。这还是被DB的成员们逼着,以及被委以重任的光一监督下注册的。

        群里已经有了不少留言,第一条是还沉浸在新婚里的人发的,字里行间也是满满的幸福。

        真好呐,刚一边感叹着一边敲下了字符。

        “看到报道了呦,祝贺成功脱离单身,如果是高桥小姐的话,恋情一定会顺利的。”

        卧室门打开了,穿着浴袍的光一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就进来了。

        “把头发吹干再睡,不然明天你就会头疼了。”只是抬头瞥了一眼,刚又把视线转回了手机。

        光一心不在焉地应着,一边拿起手机查看了一下。

        “高桥谈恋爱了?”

        “是啊,终于恋爱解禁了,正在甜蜜着吧。”

        光一“唔”了一声,又没了言语。

        等光一最后钻进被窝时,刚正好看到好友在推上呐喊请世人给自己的幸福以另一个选项。

        “fufufu,大家似乎都觉得高桥小姐应该和西川在一起呀。”

        “还在传着呀,饭们也挺锲而不舍的。”

        “什么还在传着?”

        “高桥和西川,几年前就开始了……哦对,好像和你也传过。”

        “我?”对于自家相方居然掌握着自己不知道的八卦,刚有点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几年前了吧,好像是个什么节目,偷拍了成员猜测高桥秘密恋爱对象是谁,结果你和西川的名字都出现了。”

        “难得你会知道嘛~”

        “是我那个经纪人啦,看了节目还跑来跟我报告。而且最后还感叹了一句,明明都是一起合作的人,原来光一君连被猜测的可能性都完全不存在。”

        “哈哈哈,老爷爷你吃醋啦?”

        “才没有!不过西川那边快要疯了吧。”

        “是啊,都在推上呐喊了,fufufu,一会儿去嘲笑他一下。”

        光一关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陷进柔软的被子里,嘟囔了一句晚安后就闭上了眼睛。

        然而还没等刚把西川愤怒的回复看完,光一就突然大吼一声“想出来了”后迅速爬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纸笔一通奋笔疾书,把刚吓得个够呛。

        之后西川又发来了一条语音。

        想了想,为了不影响旁边的人,刚翻出了耳机带上。

        “我说你不是这两天都在忙着录音和开会吗,害得我都不敢找你出来,怎么现在还有时间八卦呀!”

        刚向右瞥了一眼,在手机上敲着,“现在只差一首就录完了,但因为某人一直作不出曲来,我现在可闲了。”

        “你和富二代太郎一样,一闲下来准没好事!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不用语音?”

        刚看了看放弃了纸笔准备下床去工作室的光一,便把耳机拔下收了起来,点开了语音键。

        “某人正处于间歇性狂躁期,我可惹不起。现在他进工作室了。”

        “光一还在工作?你们也太拼命了吧!这都多晚了!”

        “他写个曲子得憋好久,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等着他交曲子呢。”

        刚话音刚落,隔壁的一声怒吼又传了过来,刚好被录了进去。

        “我的天,光一这是要变身了吗!这哪是在作曲啊!哈哈哈等我下次去嘲笑他!今天就不跟你聊了,你还是快去安抚一下你家相方吧。”

        安抚什么呀,刚小声嘟囔着,那人今天就没怎么理过我。

        身心俱疲的光一仰倒在床上大大地叹了口气。

        “这次还是没记下来?”刚试探着问。

        光一疲惫地点点头,把胳膊搭在了眼睛上,“总觉得还差了一两句,但无论怎样就是想不起来……”

        哎,还是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光一啊。

        刚把被子从光一身体底下抽出来给他盖上,有些黏糊糊地说,“慢慢来吧,反正staff桑也好饭也好,我们都习惯了。”

        光一掀开手肘,瞄了一眼刚,大方地摊开手臂,“让我抱抱吧,补充点能量。明天必须写出来,后天就要交稿了。”

        窝进那个有些坚硬的怀抱时刚终于觉得圆满了,刚刚翻手机而泛起的小酸泡泡都消失不见了。呼吸着熟悉的气息,脑海里的景物也开始渐渐变得模糊,睡意慢慢淹没了他。

        “对了,是这句!我想起来了!”突然冒出一句的光一又一个鲤鱼挺地冲去了工作室。

        真是够了!

        正在作曲时期光一君简直就是噩梦,不仅自己身心俱疲,身边的人也会被卷进去而不得安生。

        因此,堂本刚,男,37岁国民偶像,半夜12点正穿着小鸟睡衣坐在自家床上思考着,明天要不要把恋人打包踢出门外。

——END——

评论(24)
热度(144)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