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8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阅前还请看:提示



+++++++++++++++++++++





8.


圣诞祭,学校最大的庆典活动之一,那一天学校会停课,从早上开始布置,午后正式对外开放。按照堂本姐弟的计划,两位父亲将在这里完成十三年后的“偶遇”。


“最重要的是出其不意而不失浪漫!”最高总指挥堂本春里同学振臂高呼。


“嗯。”军师兼书记官堂本晴辉漠然地点头并在包着皮质外壳的笔记本上记下关键词。


“首先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带到咖啡屋,既然是你们班的摊位,预留下窗边的位置应该问题不大,重要的是制造一场意外的邂逅!关键是时间的把控,等会儿咱们对一下表。”


“嗯。”


“然后等待他们震惊过后,咱们再捧着白玫瑰的花束登场。注意,要十八支!”


“嗯。”


“……”


“喂,你对我的计划是有什么不满吗?”春里瞪着晴辉。


“没有啊。”晴辉一脸无辜。


“那你多说一个字是会掉一斤肉吗!”春里抓狂。


“会!”


“……”


在春里准备撂下本子撸袖子时晴辉终于理智回笼,“冷静冷静!不会还不行吗!”晴辉赶紧按住春里,和刚刚半死不活的状态完全不同,动作灵敏得把一直窝在他怀里打瞌睡的年糕吓了一跳。“大小姐算我怕你了,这都累了快一天了,咱赶紧结束,明天才是重点不是吗?”


12月23日晚,结束了排练的两个人在他们第一次友好交谈的J大旁的便利店又对了一次计划。这段时间只要排练后有时间,两个人就会聚在这里,抱着跟着过来的年糕,不断充实着让老爸们重逢的计划。


如果说排练让两个人相识,这次的计划才真正让彼此了解。合上计划书的春里不仅感叹,晴辉一句话就能把人气得吐血的本领和堂本光一有无关系暂且不表,但办事靠谱的本领还是保留下来了。


然而老话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两个小朋友终究太嫩,忘了还有外力干扰这回事。





12月24日下午3:00,圣诞祭正式开始,各摊位开始营业。


堂本光一自从学生生涯结束后就再没参加过这种活动了,有些摸不准现在少男少女的套路,在女儿千叮万嘱不准穿运动服后,又请教了自己研究室的学生,选了一件黑色高领毛衣,配上驼色呢子大衣,简直帅气逼人。然而完全没有自觉的堂本教授还在一头雾水,心想这学校的小朋友们怎么见了自己就尖叫,他有那么吓人吗?这么想着就没注意看路标,于是大教授在人潮如织的教学楼里毫不意外地迷路了。


另外一边,早早关店的堂本刚丝毫没有为穿着苦恼,曾在第五大道有过一席之地的人,随便一搭就成了校园的一道风景。曾有近十年为某位从不记路的人指路的经历也让他方向感极好,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和儿子约定的咖啡店。


所以当两个小朋友千等万盼后,只见到了人潮中悠然走来的刚。按照安排,在门口招待的侍应生把他引到了预留下的窗边的位置。


“快去!”春里推了一把晴辉,后者正为被迫穿上的侍应生的制服而羞愤不已。


“计划里没说我要扮演侍应生啊!”晴辉在不死心地挣扎。


“你不去难道我去?这可是你们班的摊位,我躲在后厨已经够奇怪了,再去扮侍应生恐怕咱俩的绯闻就没完没了了!”


晴辉脸色一僵,春里再接再厉。


“别婆婆妈妈了,男子汉气概不是看你穿什么衣服,而是看你怎么行动!我爸可不像你这样扭扭捏捏的!”


晴辉深吸一口气。


“而且,万一你爸看出端倪就得不偿失了!”


计划重于泰山,春里将最后一根稻草压上,满意地看到晴辉眼神重新坚毅,虽然动作还是很僵硬,但仍然大步走出了后厨。





“爸爸。”


刚来到约定的咖啡店摊位,左顾右盼就是不见儿子的身影,把他引进来的小哥也不见了踪影,还在奇怪着呢,就听见小辉喊他。可一转头,刚还是惊了。


“小,小辉?!!”


只见晴辉穿着大正时期侍应生的制服,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关键是头上正顶着一对造型逼真的猫耳,配上他那副羞愤不已的表情,还是让刚成功笑出了声。


“爸爸!!”晴辉下意识就要扯掉猫耳朵,刚赶紧阻止。


“别摘别摘,爸爸不笑了,挺好看的,挺合适的!真的!不骗你!”


看着自家老爸憋笑憋到变形的嘴,真是毫无说服力。


这边父子俩其乐融融,春里却无比心急,刚桑已经来了,可自家老爸呢?按照斗真哥的情报,老爸今天应该也是早早出门了呀。


然而自家老爸没等到,却来了个无比糟糕的消息。


“森山君帮道具组挂幕布从梯子上摔下来,万幸没事,但是小指没法动了,已经被送往医院了。”渡部学长匆匆而来,把春里叫出了教室。森山饰演的拉沃尔子爵,女主角的恋人,是非常的重要的角色。情况非常棘手。


“而且,”渡部继续说道,“子爵的那身戏服也坏了。森山掉下来的时候梯子勾住了衬衫上的镂花,也辛亏如此,缓冲了他下落的速度,但衣服也彻底报废了。”


“所以你想找晴辉来代替森山?”春里开门见山。


“是的,剧本是他写的,排练也一直跟着,没人比他更熟悉这个角色。只是……”说到这儿,渡部有些局促地看了春里一眼,“只是,听堂岛说你和晴辉君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这样会不会……”


渡部还未说完春里就打断了他,“你想太多了,我们还不至于这么公私不分。”她拉着渡部的袖子就往咖啡店里走。


“而且,”春里回过头来俏皮地眨眨眼,“戏服也说不定也有救了。”







光一在经过了物理实验室三次后才只好承认他是真的迷路了,在好心同学的指引下最终找到咖啡店时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半小时了。他有些焦急地站在门口张望女儿的身影却一无所获,刚刚一路小跑弄得满头汗,额发有些狼狈地塌下遮住了眉眼,可一摸口袋却发现忘带了纸巾。


“光一君?”入江站在楼梯口,脸上闪过一抹惊喜。“是来看春里的舞台吗?7点才开演呢,现在还早。”


“她说还有别的活动希望我来参加,结果……那个有点事耽搁了。”光一有些尴尬地解释。


“她约你来这里吗?”入江看了一眼班牌,“是晴辉他们班的摊位呢,可能是想把朋友介绍给你吧。”


光一的脸立刻就黑了。


入江好笑地看着这位担心过度的父亲,满头大汗也不顾擦,就怕心尖尖上的人受一点委屈。她心里涌上一阵柔情,从手包里拿出纸巾就要上前擦拭,却不料被光一挡住了。


“光一君?”她有些受伤。


上个月光一就答应和她相处看看了,可在那之后交往模式也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单独相约的几次晚餐也是为了了解春里在学校里有没有交男朋友。现在,只是帮他擦一下汗也被制止了。他究竟把她当作什么呢?一直扮演着知性懂理的她这会儿也顾不上小不小女人了,带着委屈和控诉的眼神看向光一,却发现对方根本没看自己,甚至绕开她大步向前跑去。






是他吗?


这就是光一心里的全部所想。


就在入江掏出纸巾的那一瞬间,他顺着她手包的方向看到了走廊栏杆缝隙下的一楼花园,在那里一闪而过了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的面庞,即使头顶的贝雷帽遮掉了一半的小脸,即使岁月无情流转了十三年,可他还是认得出来。光一顾不得和入江说一声,或者说那时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他满心满眼只想冲上去,确认是不是他!


可圣诞祭的校园岂止一个挤字了得,即使光一再箭步流星,追到楼下也只余茫茫人海。


“光一君?你要去哪?”入江看一路追得辛苦,好不容易跑到楼下时只能撑着膝盖气喘吁吁,“怎么了这是?突然……突然就跑……跑起来……”


可她一抬眼,就看见光一对着人群的背影怆然无措,那一瞬散发的失落让她猛然心悸。


“出什么事了吗?”她试探着上前,轻轻开口。


听到身后的声音光一才醒过神来,看到入江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才发觉自己吓到她了。


“对不起,刚刚……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太久没见了,所以不自觉有点激动。不过他人应该不在日本,可能是我看错了……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光一抱歉地扶住入江,把她带到一旁地长椅上休息。


在光一的手扶上来时,入江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她有些痴迷地看着这只有力的手,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柔。光一前辈总是有礼而冷淡的,可那偶尔透露出的温柔,就像毒药,让人上瘾。


“是你的手机响了吗?”光一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入江的沉思,电话那头传来的学生的声音才让她彻底清醒。


“是有什么事吗?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光一看挂了电话的入江面色不好,有些担心地说。


“舞台剧那边有同学从梯子上摔下来了,被送到医院了。”入江看光一的脸色瞬间惊恐,赶紧解释,“不是春里,别担心!不过她应该是听到消息过去了。”入江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的褶皱,“我得过去看看,前辈要一起吗?。”







渡部不得不感叹,今天过得如同过山车。在森山受伤后,他以为舞台剧怕是要黄了,没想到晴辉很靠谱,晴辉的老爸更靠谱。


刚拿着那件已经如同破布一般的戏服抖了抖,又看了看美术组的设计图,大手一挥,“没问题,虽然这件是报废了,但可以帮你们重新改一件,只要风格一致就可以吧?”


渡部忙不迭地点头,刚便拿着图纸回了店里。反正离得也不远,材料和器具也齐全,既然是自家儿子的初登场,那一定得帅帅的!渡部感激得泪流满面。


刚一走,晴辉就赶紧把把春里拉到一边小声地提醒,“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万一他到了咖啡店又不见你,会担心的。”


春里一拍脑门,森山的事一出,自家老爸就被她给忘了。


“完了完了,肯定要被念叨死的!”春里急急忙忙掏出手机,却看见后台的西门闪进了入江的身影,而自家老爸就跟在她后头。


“咳。”晴辉给春里使了个眼色就跟其他演员去走台了。


这一眼被光一看去,气得他青筋暴起,“那个混小子是想干嘛!”


“爸爸!你去哪儿了!”春里先发制人。


光一马上就底气不足了,“不好意思嘛,主要是你们的教学楼建得太复杂了,大家再一装饰我就更分不清了嘛……”


“哦,简单来说就是迷路了呗。”春里对自家老爸不记路的习惯可谓是了如指掌,即使是光一也没法狡辩了。


“好嘛,爸爸错了。”光一双手合十,做出求饶的动作,总算把小公主给逗笑了。“所以说,你说的想让我参加的活动是什么?”


“唉……”春里失落地塌下肩膀,今天的计划早就失控了,刚桑也回店里了,“活动取消了,爸爸你要不先去转转,我们7点才开演呢,现在我也得去走台了。”


“不用操心我,你去忙吧。”光一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晚饭怎么办?需要我订餐吗?”


“后勤组的同学已经订好了。”


“那我就自己先去转转,这次不会迷路的。”


春里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你爸对你挺好的嘛。”幕间,在没有子爵也没有卡洛塔什么戏份的时候,春里和晴辉就窝在一旁说小话。在之前光一和春里说话时,晴辉一直观察着光一。


“那是当然!”春里一脸骄傲。“虽然不了解的人总觉得爸爸有点可怕,可其实他很温柔的。”


“那是对你,刚刚他瞪我的眼神,让我觉得下一秒死神就会降临!”


“哈哈哈哈哈!”春里笑得很开心,“他一直以为我谈恋爱了,所以最近总是开启老母鸡护崽的模式,别在意。”


晴辉幽幽地回复,“所以你说,当他知道了我和他可能有血缘关系时,会怎么样?”


春里望天,“大概,会觉得世界很玄幻……吧。”



还未感受到玄幻世界的光一其实一直都没离开礼堂,他挑了一个礼堂里阴影下的位置,他要仔细看看,那个要拐走他家闺女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小鬼!


小鬼是所有演员里唯一没穿戏服的,所以非常好认。光一观察着他的眉眼相貌,越看越觉得熟悉。是在那里见过吗?每次好像就要抓住线索时,那一闪而过的灵光就消失不见了。除了看,他耳朵也没闲着。因为气息隐藏完美,来往的同学都没注意到他,这让他听到了不少“传闻”。什么“单挑小混混只为救蓝颜”、“天台幽会”、“指腹为婚其实已经入籍了”。每多听一条,光一的脸色就黑一分,到最后直接堪比锅底。入江去医院确认情况了,留下光一就像角落里发散诅咒的黑洞,让人不寒而栗,直到走台结束礼堂清场,黑洞才暂时关闭。


“终于排完了!”晴辉按着肩膀活动手臂,“刚刚在台上时总是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寒意,咱们的礼堂不会也住着魅影吧。”


“可怜的孩子,”春里一脸悲悯地拍了拍晴辉的肩膀,“入戏太深都出现幻觉了。”


“滚!”




光一被女儿绯闻男友的传闻气的黑脸终于在晚饭时有所缓解。春里担心自家老爸又迷失在学校的人潮里,晚饭休息时抱着草莓牛奶去找光一。春里带着他穿梭在各班级的摊位间,跟他讲着学校里又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光一觉得一下子就被治愈了。


“爸爸。”春里停下脚步,叫住了光一。冬日时节,不到6点天就黑透了,被华灯装饰的校园熠熠生辉。春里的小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苍白,让光一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心疼。


“爸爸。”春里又叫了一声,她突然觉得有些害怕,这个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会不会以后就不再是她爸爸,而是一个全然的陌生人,只在想起来时感慨一句当年真是阴差阳错……


“别怕。”突然,春里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鼻腔里全是最最熟悉的,名为“家”的味道。


光一轻抚着女儿,低沉的声音就像安全的屏障把春里包围,“没关系的哦,就算演砸了也不怕,爸爸永远都站在春里这边。”


原来是以为我怯场了啊,春里苦笑。可是那句“永远都站在春里这边”,真的让她无比安心。春里把头埋在光一的颈窝又蹭了蹭,才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若无其事地说,“走吧走吧,我该去上妆了,爸爸也可以入场了。这次不能乱跑了呦,不然迷路了就要错过我的精彩大戏了!”


光一宠溺地刮了刮春里的鼻子。





堂本大设计师出手,服装被改得恰到好处,本来就长相出众的晴辉这下更是耀眼得不行。魅影愁眉苦脸地看看自己,明明比子爵高了一个头,现在怎么倒像是渺小到尘埃里了呢?这还有没有作为魅影的气势了!春里也照照镜子,看到自己那艳俗的妆容,真是欲哭无泪!


渡部看着也愁,晴辉太耀眼了,其他人都仿佛成了陪衬。当然,一个国中生都能看出的问题刚自然也看出来了。虽然,自己的孩子嘛,总会有些偏爱。刚环视了一圈这几个小演员,尤其在春里那惨不忍睹的扮相上停了几秒,试探着问,“要不我试着改改,大改肯定不行了,不过……”


“拜托您了!”春里冲上前去握住刚的手,“请一定救救我们,刚桑您就是大天使啊!”


刚被叫得一愣,然后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你这孩子真有意思!”


晴辉在旁边看得满脸无语。


刚教着美术组的同学,重新给演员们化了妆,把魅影过于宽大的衬衣收了一下,又给女主角换了个发型。最后他看了看春里,对着那双充满了期待的大眼睛,还是狠下心说,“那个春里酱,你这个角色不能太好看,我帮你把妆化得夸张一点吧。”


春里瞬间泄气。


化妆间忙得热火朝天,开演前赶回学校的入江知道了情况后对刚万分感谢。渡部凑过来感叹说,“叔叔真是太厉害了,今天真是多亏他相救了!”


晴辉摆摆手,“这本来就是爸爸的本职嘛,能帮得上忙就好。”


入江好奇地转过来问,“你爸爸不是服装设计师吗?对化妆造型之类的也很了解嘛?”


“我也不太懂,不过以前在Endlicheri的时候,爸爸也经常设计造型。”


“Endlicheri?!!”一旁的女主角克里斯蒂娜惊叫出声,“你爸爸是Endlicheri的设计师!!”


“是啊,怎么了?”晴辉一头雾水地看着周围包括入江在内的几位女性突然激动得尖叫。


“出什么事了吗?”刚结束了对春里的改造,一过来就是快把楼顶掀翻的尖叫。


“您,您就是那个Endlicheri的设计师呀!”一向稳重示人的入江老师激动得一下跳到了刚面前,就差语无伦次地手舞足蹈了。


“啊,啊是。”刚有些懵,下意识地答应后,只见女生们迅速围了上来,纷纷请求签名,一时间化妆室沸反盈天。


“什么情况?”春里在哀叹完自己的大浓妆后,一出来就被火爆的场面给惊呆了。而很明显,晴辉也被吓住了。


“不知道啊,我说爸爸是Endlicheri的设计师,她们就成这样了。”


“Endlicheri是什么?”春里一脸疑惑。


“……”


晴辉无言以对。





18:00,礼堂开放。


18:10,光一入场,他的座位在三排15号,女儿真是留了一个正中央的绝好位置。


18:40,礼堂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光一甚至还看见了老朋友堂岛,一交谈才知道,他家小儿子要饰演那位老受欺负的剧院经理。


18:50,匆匆结束老友闲聊的光一发现礼堂基本已经坐满了。他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挪动到属于他的那个正中间15号。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和多少人道过歉后,光一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那个空位,以及旁边那个同样空着的16号。


“抱歉,借过。"


旁边的声音传来,光一突然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僵在了原地。


就像突然穿越了时空,不然这个声音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他缓缓地抬头,16号的空位上坐下了一个人,清淡的眉毛,微微嘟起嘴唇,虽然眼角添了些许纹路,可蜜色琥珀般的眼睛依旧清凉。现在,那双大眼睛正朝向他,里面盛满了万千的不可置信。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仿佛挣脱了躯壳,游离在上方俯视着这一场十三年后的意外相遇。


“Ko……ichi?”


如同在梦里,那个人嘴唇上下相碰,轻轻叫出了他的名字。


“Tsuyoshi……”


终于,那个在心里百转千回的名字,重见天日。






TBC




++++++++++++++++



我真是太啰嗦了,不过FTR终于见面了……


虽然晚了一天,还是祝小天使生日快乐!愿您永远快乐!





评论(52)
热度(251)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