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7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阅前还请看:提示



+++++++++++++++++++++




7.


堂本光一近来有些发愁,他家的小公主开始和他有隔阂了。是不是进入逆反期了?但十三岁会不会有点早?


“爸爸,我下午排练,晚饭就不回来吃了!”


等光一闻声抬头,桌上的早餐早已吃完,还没等他出声,自家闺女站在门口朝他挥挥手就不见了踪影。


最近一直如此。早上太匆忙,中午和晚上女儿都要排练,连实验室都不来了。入冬以来,他和女儿的关系也像入冬了一样。


而且……春里有事瞒着他。


让光一确定了这个猜想的,是一次晚饭后他叫女儿出来吃水果,却发现她正在打电话。并且凭借他做父亲的直觉,这还绝对是打给男生的!


恋爱了!!


光一只觉得一道惊雷霹在了头上。是哪个混蛋小子敢觊觎他家的宝贝,才十三岁啊,还是个孩子啊!!


被自己的猜想惊得一身冷汗后,女儿放下电话出来了。光一强作镇定,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和谁打电话呢?同学吗?”


谁知道一向坦率地春里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奇怪地瞥了老爸一眼,“怎么突然这么问?”


果然到逆反期了!!而且果然是男生!!光一内心如同海啸翻滚,如果可以配上背景地话,那一定是滔天的白浪。


光一突然想起来他家闺女这个学期是好像经常提起一个人,一个转学生,负责这次舞台的剧本,但总是绷着一张脸,一开腔还净戳人短处。因为提起来的都不是什么好话,表情也大多咬牙切齿,光一一时没放在心上。这下一联想才发觉不对,按说自家那个从小喜欢闯祸的主儿,要真遇上看不惯的人啊都是远远地绕开,绕不开了就装冷淡,实在讨厌了就去打一架,哪像现在啊,明明都针锋相对了还天天往一块儿凑。


其实人啊,一旦产生了什么猜想和念头,平时生活里那些若影若现地琐事就会全部成为这个猜想的力证,即使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常人尚且如此,何况一个爱子心切地父亲呢?


总之,万分担心的光一第二天就联系了入江。


“关系比较好地男孩子吗?”


春里排练不回家吃完饭,光一趁着这个时间请了入江出来。


“春里个性活泼,和班上的男孩子关系都挺不错的,但要说特别要好的……好像也都差不多啊。”入江停下了切牛排的手,思考道,“不过最近排练舞台,虽然不能说十分要好,不过确实最近有个男孩子和春里走的挺近的。”入江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笑眯眯地说,“他俩就像冤家聚头一样,从见第一面起就开始吵架,不过不像是你担心的那种关系哦,感觉更像是好哥们间的打打闹闹。”


“是一个转学生吗?”


“哎呀,你知道?”


“没有,只是听春里偶尔提到。”光一摇摇头。


“这俩孩子最近像是有什么计划,排练中途还凑在一起写写画画。不过啊真不像在谈恋爱,那一脸严肃的样子还以为他们在商量国家大事呢。”


“是这样吗?”光一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那么晚了还打电话的关系总让他觉得不放心。


“对了对了,那个孩子和春里怎么说呢,应该是挺有缘的,也姓堂本呢。”


仿佛既视感一般,很多年前好像也有这么一幕,有人对着还是个大学生的他说过,“真是有缘啊,他也是一个堂本。”


“名字呢?”


“什么名字?”入江疑惑地看着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的光一。


“那个姓堂本的孩子的名字。”


“Haruki,写成汉字的话是‘晴辉’。”入江在手机上写下来递给光一看。“很巧吧,和春里(Haruri)的读音也很像。”入江笑着看向光一,却发现对面的人呆呆地看着她手机上的名字一言不发。


“怎么了吗?是认识的人吗?”入江小心翼翼地问道。


光一摇摇头,又恢复了平时地样子,刚刚一闪而过的孤寂恍如幻影。


“只是觉得,是个不错的名字啊……”





夜深了,春里早就睡熟了,光一轻手轻脚地过去看了一眼。小姑娘最近大概时累狠了,平时这个时间还能跟他闹一会儿,现在却睡得十分香甜,让他情不自禁地摸摸她的小脸。


也许是今天的谈话,光一久违地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光。他关了电视,倚靠在客厅的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


“晴辉……吗……”


光一笑着吐出了烟雾,他想起了入江今天和他提到的孩子,没想到会有这样巧合的事。多年前,他还住在美国的时候,也曾在星光下的阳台上和那个人畅想未来。那时候他们刚刚结婚,开玩笑地说过几年再要个孩子。这个头一开就停不下妄想的脚步了,他们甚至还漫无边际地探讨着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字。他喜欢听上去中性化一点的,没必要去遵从那些古旧的习惯;那个人则最讲究意境,他喜欢在名字里加点色彩,玩点花样,尽管那样读起来会有些怪异。他们讨论了大半个晚上,却只在读音上达成了共识——haru。可以是春,可以是晴,可以是遥,可以是瑠。如果真能有一个孩子,长着你的眉毛我的眼睛,那希望他的人生是一段温暖的旅程。所以时过境迁,虽然在阴差阳错地接到女儿的时候他已经离婚了,但不由自地,他还是在她的名字里加入了当初约定的字眼。


而“晴辉”,这个名字就像让他穿越回了那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浪漫的、满满的熠熠生辉的祈愿……就像那个人一样!


多么奇妙,时光轮转沧海桑田,也有那么一户姓堂本的人家,给了孩子这样的祝福。


“刚……”


光一不自觉地喟叹出声,这个藏在心底太久的名字。


二十一年前的初夏,他认识了一个人。






“堂本,这个孩子就拜托你带着了,真是有缘啊,他也是一个堂本!”学生会会长坂本把一个男孩带到了他的面前。和他差不多的身量,看向他时却有些怯生生的,蜜色的眼睛星光璀璨,只一瞬间就吸走了他全部的注意。


“名字?”


“欸?”


“名字,你的名字。”光一的嘴角染上了笑意,“我不能也叫你堂本吧。”


男孩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鬓角,“刚,我是美术系一年级地堂本刚,以后还请光一前辈多多指教!”


J大校庆前夕,绚烂灯火下的相识成了一切的开端,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想起来都让他觉得,那是世上最美好的笑容。


18岁的光一一去不复返,39岁的光一独自站在阳台上,把烟夹在食指和无名指间,取下了腕上的石英表。经典的品牌,经典的款式。他用拇指摩梭着表盘的背面露出了怀念的笑容,那里刻着一串小小的数字——1991.5.5。







“爸爸?”晴辉疑惑地又叫了一声,刚才从愣怔中堪堪回神。晴辉顺着老爸的目光看过去,又是那块卡地亚的手表,明明不是他的风格,实在太保守了,却一直戴着。


“说到哪儿了?”刚把手放在膝盖上,让长袖的罩衫把手表遮住。


“下周五有没有时间。”晴辉提醒道。


今天晚饭后晴辉反常地赖在一楼的工作室不走,磨磨唧唧了好一会儿,才别别扭扭地问下周忙不忙有没有接什么大订单。看起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可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神飘忽的小摸样一看就是口不对心。


太像了,和那个人,不仅是日渐长开的长相,还有那些不经意间的小表情、小动作,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他。刚不觉陷入了回忆,那个人想让自己参加他的课题发表会时也是这个样子,明明很希望自己去,却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答应之后却绷不住笑得春暖花开……


直到晴辉喊他,那些繁花般的回忆如潮水退却,那个逼仄的小公寓和住在那里的人不见了,在眼前的是他十三年来的心头肉,攒着小眉毛一脸担心。


“哦,对,那天是圣诞祭。”刚笑着抚着晴辉的头,“当然有空啦,我家小辉的大作,就是世界末日我也得去捧场呀!”


“那就说好了呦!”晴辉果然笑了,眼睛弯弯得像月牙,“周五下午就开始啦,你要记得早点到哦,我和老师要了前排的位置。”


刚收下儿子拿给他的票,小心翼翼地收进钱包里,并在手机的备忘录里设置了提醒。


“满意了吧?”听到刚揶揄的声音,晴辉才发现自己一直不放心地盯着爸爸,刚刚那一脸淡定的表情早就破了功,只好满脸通红地跑回房间了。






“怎么样?”春里神情紧张,盯着晴辉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没问题,”晴辉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我看着爸爸收好票又在手机上定下闹钟的……话说你能不能退后一点!”


“哦哦。”春里往后挪了挪,可锐利的眼神还是没从他身上离开。


“那,那你那边怎么样?”


“爸爸会去的。”


“那不就成了,你冷静一点,你再瞪下去还没到演出我就要心脏病发了。”


春里终于收回了视线,“那好,那天见机行事。”


自从两个小孩知道了他们本是一家后震惊得无以复加,春里想起开学时友佳的那句玩笑话,没想到还真戳中了真相。两个人迅速交换了情报,发现从两位父亲人生轨迹的重合点还真不是一星半点。而且在分开的十多年里,虽然再未联系,但很显然地,两个人并未忘记对方。证据之一就是那块手表,据说是他们的订婚礼物。


“你的意思是他们心里还有对方?”那天在天台上,晴辉有些不确定地问。


“当然,不然谁还直戴着和前妻的……不对是前夫……也不对!前……反正,你懂的,就那订婚手表!又不是没钱再买。”春里说的理所当然。


“嘛,虽然我爸也差不多……可既然是这样,他们又何必离婚?”


春里垮下了肩膀,“谁知道呢,那么多年前的事了……不过,我知道爸爸像现在这样绝对不好。”


“所以你的意思是……撮合他们重归于好?”


“对,而且时间不多了。我们要调查出他们离婚的原因,还有……我爸他,他打算再婚了。”春里不自觉地绞紧双手。


“和入江老师吗?”晴辉淡淡地抛出一道惊雷,把春里吓得一下跳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


晴辉一脸理所当然,“这有什么,就你对入江那个态度,在咱们刚认识那会儿你连我都迁怒,我再看不出来就是眼瞎啊。”


春里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喘着粗气别过头,眼眶却不听话地犯了红。晴辉一下噤了声,半晌后,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春里推开他的手,一把将眼泪抹掉,眼神亮得惊人,“所以,你还要加入吗?”


但晴辉并没有被吓倒,他帅气地一笑。


“当然!”





TBC






评论(23)
热度(219)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