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6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阅前还请看:提示


+++++++++++++++++++++

6.

“春里,春里?”

被坐在隔壁的友佳唤醒时春里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在课堂上走神了多久,后排的几个女生看着她有些茫然的样子不怀好意地笑得很是夸张。所幸相叶以为她只是排练太累了,只说了一句“注意听讲”就放过她了。

“你昨天去哪儿了?”下课后,友佳看着春里的两个大黑眼圈有些担心,“听说渡部学长放你早点回去了,今天怎么还是有些神游天外的?”

春里叹了口气,昨天下午和刚桑聊了不少,明明第一次见面的人,可那些话在她脑海里一直转啊转——跟随本心,真的可以那样吗?

“刚桑,那是谁?”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身边的人几乎没几个是自己不认识的,所以友佳一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呼小雷达立马竖了起来。

“你还记得藤野爷爷的西装店吗?爷爷去欧洲了,刚桑是现在的店主,是个特别温柔的叔叔。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是狐狸君的爸爸!真是一点没看出来。”

“晴辉君的爸爸?”

春里点点头,复而又嫌弃道,“‘晴辉君’什么的,好肉麻啊……”

“难不成还叫他‘堂本君’?怪怪的,总觉的在叫你。”友佳不在意地摇摇手,继而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八卦地凑了过去,“难不成是吃醋了?难道你们还真有一腿?”

“在说什么呀?”春里一惊,“什么有一腿?”

“也是,最近你老在忙别的,可能没听说。”友佳兴致勃勃地拉过了椅子开始科普,“现在年级上有一个盛传的的说法,大概就是说你和另一位堂本同学天生一对,连入籍都可以免了,毕业就能结婚。”

“什么!我,和他?”过于惊讶的春里声音不自觉就高了起来,发现周围的人看过来后又赶紧压下去,虽然依旧愤愤不平。

“是谁传的?眼睛是瞎了吗?”

“……”

“你和你家晴辉同学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友佳简直哭笑不得。

“怎么就成我家的了!”

“逻辑说不通好吗!”

“啊啦,不要在意那么多啦~”

看着好友揶揄的表情,春里还想反击,不料说曹操曹操就到。

“春里君,你家晴辉同学来找哦!”坐在门边的同学不嫌事大,洪亮的一声怕是整层楼都听见了。

而罪魁祸首,话题里的晴辉同学,却丝毫不为所动地站在春里班级的门口,有些冷冰冰的面孔和往常也没什么差别。

在班上男生女生的起哄声中,春里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晴辉看看这班上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架势,拉着春里出了教室,只余下身后一波又一波的尖叫。

“午饭的时候来一下天台,有点事想问你。”晴辉倒是毫不啰嗦,避开了起哄的同学们就开门见山。

“干什么?”春里皱眉。

“来了就知道了。”晴辉也不多解释,挥挥手就走了,只剩下一走廊看热闹的同学。




“说吧,到底啥事?”下课后好不容易甩掉了凑热闹的同学,春里赶到天台时早已筋疲力尽,都是冬季了还跑出了一身汗。

晴辉像是早就等在这里一样,一直靠着栅栏看着远处发呆,听到春里的声音才转过身来。

“给你看样东西。”他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泛黄的旧照片递了过去。

春里好奇接了过来,发现虽然场景不同,但都是同一个少年的身影。

“这是……”春里疑惑地看向晴辉,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看一个陌生少年的照片。

“你不觉得有点熟悉吗,这个长相。”

春里一头雾水,但晴辉今天的情绪不对,让她下意识地没有反驳,只是照着对方所说的辨认起来,虽然还是不知所谓。

“熟悉什么的,我并不认识他啊。”

仿佛料想到春里的反应一样,晴辉拿出手机,翻拍了其中一张照片,又调出手机自带的涂改功能,在少年的额前加了几笔刘海,又将清爽的短发加成了齐肩的长发。

“这样呢?”他把手机调过去,让图片正对着春里。

虽然添上去的线条有点意识流,但还是很好地抓住了精髓,春里的眼神由最开始的莫名其妙渐渐变得严肃,她指着照片上被刻意修改成长发齐刘海的人,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他,他是谁?”春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满眼的不可置信。

“我爸爸。”

晴辉的声音很轻,但每一个音都像一把重锤撞在了春里心上。

“怎么会呢?他是,他是你爸爸……虽然姓氏一样……但不可能啊,我爸也一样啊……”春里已经语无伦次了,她求助似的看向晴辉,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答案,可晴辉也只是摇摇头。他靠在栅栏上,疲惫地捏了捏鼻梁,显然也是一夜未眠。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昨天你和爸爸一起仰头看着我,我突然觉得,你可能才是他的女儿……”

“那我爸又是怎么回事?”

“你和你爸长得像吗?”

春里安静了,半晌后才轻声说道,“不像,越长大就越不像。”

“我以为,自己只是长得像妈妈……”春里轻声说道。她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和爸爸长得并不像,甚至和一整个堂本家族的人都不太一样。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她问过爸爸,光一却只说她想多了,问妈妈长什么样也被含混而过,渐渐地她也不再问了。

所以她才会如此地恐惧入江的到来,应该说不止入江,她恐惧所有可能会进入这个家庭的人。

“也不是完全不像,还是有点相似的。”晴辉拿着春里的手机仔细地看着合影,“具体是哪儿也说不清,但感觉上也不是完全不一样。”

“你是想说咱们其实真的是姐弟?”

“不可能!”晴辉立刻回答,“我和你完全不一样好吗?”

“别抢我的台词,”春里白了他一眼,“那你的意思是?”

晴辉沉默一会儿,突然问道,“我和你爸长得像吗?”

春里一惊,“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们俩抱错了?”

晴辉点点头。

春里放大了光一的照片放在晴辉脸旁边对比着,皱着眉头端详了半天,“不像吧……我爸要更帅一点。”

“别闹,你这偏心都偏到大西洋去了……”晴辉拿过春里的手机,一看就愣住了。

“就没有点儿正常的吗?”不是闭着眼睛就是在做鬼脸,好不容易有一张表情正常的,却因为夜间拍摄两眼冒着红光。这能一样就见了鬼了!

春里抽回手机翻起了相册,“想看什么样的?”

“有没有你爸小时候的?和咱们年龄差不多时候的,可以做一下对比。”

“那些照片都在家里,手机里的都是最近的……”

“那稍微正经一点的。”

“没有。”

“……”

“你说说……你这是什么品味?”晴辉不甘心地翻着照片,还真没一张能看的。

“你无法欣赏的品味。”春里没好气地抽回手机,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从衣服里拽出了一条链子,上面缀着一个精巧的相盒。

“这张应该符合你要求了,是我爸的结婚照,虽然只有他的那一半。”春里取下链子递给了晴辉,却发现晴辉像是石化了一样呆住了。

“喂,”春里晃晃手,“喂,怎么了?”

“这个……这个挂坠……”晴辉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时候我爸给的,好像是结婚时请人定做的。”春里解释道。

晴辉没回答,只是从衣服里也拽出了一条链子,上面挂着一个几乎一样的坠子。

“也是小时候爸爸给的,里面放着他的结婚照,也只有一半。”

取出装在其中的相纸,抚平边角,锯齿状的边缘恰好对齐,十多年前的照片重新完整,画面里两个年轻的男人笑得温润,好像全世界的幸福都装进了眼里。

晴辉把两个挂坠放在一起,“啪”的一声,就像两块磁铁,完美贴合。

“……”

“……”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TBC

趁着上飞机前来一更,后面就没法保证了……

评论(37)
热度(178)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