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5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阅前还请看:提示




+++++++++++++++++++++





5.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第一次见面,春里还是觉得这位刚先生非常亲切。


姓氏的原因吗?好像自从这个秋天以来,身边的堂本突然增多了,明明是还算稀有的姓氏。


刚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被他说出来就像贴上了搞笑的标签,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心情好些了吗?”刚又为春里倒了一杯红茶,温和的声音就像秋日午后的阳光。


“很明显吗?”春里摸摸脸颊,她以为伪装得很好了。


“你藏得很好哦,可是啊,大叔别的可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看人可是很准的。”刚点点自己的眼睛,“这里,是不会骗人的。”


春里低下了头,眼睛又有些发酸。这里就像有着巨大的魔力,把她一点点建立起的铠甲融化成水。


“刚桑,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明明道理都懂,可真那样做了还是会很难过。”


“有的哦。”刚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无意识地拨弄着耳边的头发,慢悠悠地说道,“有的哦,而且很多啊……”


“那刚桑是怎么做的?”春里有些急切,她渴望一个指引。


“不要期望我可以给你范本哦。”刚的回复有些不近人情,却非常认真,“这种事情一千个人大概有一千种做法,可谁也不能说谁做的就是最好的,任何一个选择都是有舍有得。”


“只是啊,有时候我们考虑到了a君、考虑到了b子,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却唯独了忽略了自己。”


刚琥珀一样的眼睛直直地看向春里,仿佛看穿了她内心最最深处的恐惧。


“何不试着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呢?万事皆有因,如果连你的心都在呐喊着,就干脆接受它的指引吧。”


春里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啊……”


夕阳西斜的时候裁缝铺的门再次被推开,晴辉站在门口,对屋内诡异的组合表示深深的不解。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才是我要说的吧!”面对春里率先的疑问晴辉表示很抓狂。“你不是回去休息了吗?难道又不想回家了?”


“啊啦,是小辉的朋友吗?”


“才不是朋友!”两个孩子异口同声。


“都和声了,看来很熟嘛。”刚笑眯眯地取下围裙,“难得有小辉的朋友来家里,今天就营业到这里吧。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你都不知道名字就和她聊了这么久!”


“因为还没来得及问嘛……”刚无辜地对儿子说。


“聊的太入迷忘了嘛……”春里无辜地看向晴辉。


被两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地仰望着……得得得,晴辉表示他认输。


“不好意思,我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春里有些害羞,今天心事太重,结果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我叫堂本春里,还请多多指教。”


“原来另一位堂本君就是你呀!”刚惊喜道。


“爸爸……”晴辉已经无力阻止了。


“我家小辉多亏你照顾了,这孩子有些认生,但他回家最常提到的就是你啦,以后也请好好相处哦~”


晴辉扶额,他家老爸平时跟仙人差不多,但一到自己的事情就成了人来疯。而且余光里看春里那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晴辉觉得他今天被老爸卖了个彻底。


果不其然,晴辉只是分了两秒的神,那边的对话已经进展到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了。


当初刚接下裁缝铺时也盘下了店铺楼上的住宅,打通后上面就作为他们的住家。可以说非常方便了。


“喂喂,人家老爸也在等人回家吃饭的好吗。”晴辉企图把火苗扼杀在摇篮里,这两个人要是搭上线了,火车还不得开到天上去!


“我爸今晚出去了,让我去J大食堂吃饭……”春里可怜兮兮地说。


“那正好,反正这儿离J大不远。”


刚大手一挥,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晚饭后,刚带着晴辉把春里送到了家门口,在回去的路上对春里赞不绝口,“很可爱的小姑娘呀,根本不像你说的那么凶,多有礼貌啊。”


对此,晴辉的回复很是敷衍。几个来回,都是如此。


刚有些惊讶,他转头看向自家儿子,发现他皱着眉头心事重重,仿佛之前和春里互相抬杠的热闹都是假象。


“出什么事了吗?”刚有些担心。


“没有啦,就是突然有点累。”晴辉笑着摇了摇头,可下一秒就又恢复了老样子。


看他不想多说的样子,纵然担心,刚也没再多问。





午夜过后,等刚也睡熟后,晴辉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轻手轻脚地爬出被窝,悄悄潜进了储物室。在一排书架上,他找到了一本已经泛黄的相册,翻开来第一页上是自家老爸以前的旧照片,十几岁的少年站在奈良的原野上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流云。


圆圆的眼睛就像杏仁,丰润的脸颊如同满月,不自觉嘟起来的嘴巴仿佛一个小三角。


太像了……


晴辉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之前从未一起看过他们两人,所以也没有注意到。今天爸爸和春里一起抬头看向他时,就像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炸得他一身冷汗。


已经不是相似的程度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真像他所想,春里和爸爸是什么关系?


再看看自己,一双桃花眼,尖尖的下巴,头发又细又软,和爸爸简直哪儿都不一样。原先以为是像那位从未谋面的妈妈,现在看来却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真像他所想,那自己又是谁?



TBC





明天开始可能没法日更了,一个是年关将近事情巨多,二是要出国大概一周左右,还是那种网络时不时就没信号的地方,所以还请大家见谅啦~


评论(24)
热度(157)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