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4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下划线部分是剧中台词


阅前还请看:提示




+++++++++++++++++++++


4.


晚餐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也许是今天的春里太过安静,总有些不放心的光一拒绝了入江晚饭后散步的暗示。入江也是很会读空气的人,马上就不再多说了。


“里酱怎么了,一点儿精神也没有。”回到家后光一把女儿抱到沙发上,探探额头,“不舒服吗?怎么也不笑笑。”


春里看着爸爸的眼睛,里面倒映出自己的样子,的确一点精神也没有,蔫蔫的,像一株缺水的草,圆溜溜的眼睛也塌下去了。她的眼睛和爸爸一点也不像,她的圆圆的像杏仁,爸爸的则是桃花眼,蕴着清亮的光。


也许是遗传到了那位从未谋面的母亲,春里心想。


“是太累了吗?爸爸给你放水洗澡吧。”光一还是有些担心,摸着女儿的小圆脸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春里抬起头来,她想问问妈妈长什么样子,但看到爸爸焦急的样子,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了。


“爸爸,我想吃冰淇淋。”


“啊?”


“今天晚上的甜点不好吃,我想吃冰淇淋,J大门口那家的。”


光一觉得真是败给女儿了,看她一直委屈巴巴不理他,好不容易说话了,竟然就是想吃冰淇淋。


“行,行,你在家等着,我现在去买。”光一认命地站起身来,西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拿上钱包就准备出门。


“不要,我要自己去。”春里跳下沙发掏出的自己的小包,“不然又被说长不大了。”还没等光一答应,就一溜烟跑出去了。


其实不是真的想吃冰淇淋,只是突然一瞬间很害怕,很委屈,想一个人待着,却又不想让爸爸担心,只好找一个蹩脚的理由从家里逃了出来。


真是逊毙了……


坐在J大门口便利店旁的长凳上,春里不住地这样想。


现在时间还不晚,八点不到,正是大学热闹的时候。春里看着便利店人来人往,他们有人有说有笑,有人匆匆而过,每个人都在经营着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春里就像一个旁观者静静地发着呆,孤独地不属于任何一处。


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只小小的柴犬,一声不吭乖乖地卧在脚边,偶尔打个哈欠。


“你好呀,”春里摸摸小狗的脑袋,小声嘟囔着,“你怎么也不回家呀?爸爸妈妈会担心哦。”


小柴犬哼唧了一声,却仍旧懒洋洋地任由春里挠着下巴。


“我叫春里,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叫年糕。”


突如其来的搭话让春里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然是学校里的另一位堂本君。


“原来是你啊,狐狸君,吓死我了。”


对于堂本春里从来不肯好好叫自己的名字,晴辉已经习惯了。他蹲下身来,冲着小柴犬招招手,刚刚还懒洋洋打着瞌睡的小狗立刻跑了过去。


“和你很熟嘛。”春里也从长凳上下来,蹲在晴辉旁边抚摸着小狗的脊背。“你家的狗狗吗?”


“不是,街头第一户人家的,我只是经常喂他吃东西。”


“那你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不知道,‘年糕’是我取的。”


“我就说,哪来的这么奇葩的名字,让柴犬叫年糕。”


“喂喂!很传神的好吗!你看他的肚子!”不服气的晴辉引导着小柴犬躺倒,露出了白白的肚皮,“超像年糕的,白白的软乎乎的。”


小柴犬很亲近他们,一点不害怕,被晴辉抚摸着肚皮一副很舒服的样子,春里也忍不住揉了揉。


“真是太可爱了,我也想养一只。可惜大家都太忙了,没人能照顾他。”


晴辉抚着年糕的背点点头,“我也是,虽然我和爸爸都很喜欢狗狗。”


欸……


两个小孩陷入了沉默。


“话说大晚上你出来闲逛个什么?”打破沉默的是晴辉。


“不想待家里,出来透透气。”


“万年回家部也有不想待在家里的时候?”晴辉和春里在学校里抬杠习惯了,本以为这次她也会反击回来,却发现对面的人一声不吭地垂下了脑袋。


“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晴辉有些手足无措。


春里收回了抚摸着年糕的手,看着便利店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些失神,半晌,才看向晴辉:“假如,我是说假如,你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爸爸要再婚,你会同意吗?”


“呃……会的吧,毕竟爸爸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那如果爸爸并不爱那个人呢?”


“如果不爱又为什么会结婚呢?”


春里没有回答,她只是站起来坐回了长凳,呆呆的不说话了。


晴辉暗自叹了口气,抱起年糕也坐到了长凳上。


“我家没有妈妈哦,从我记事起,家里就只有我和爸爸。”


“欸?”春里惊讶转头,但晴辉只是抚弄着年糕的小耳朵不看她。


“爸爸一个人带我长大,听冈田叔叔说以前爸爸也是在大公司工作的,但有了我之后时间没法兼顾就辞职了。虽然爸爸也一直想自己单干,但没有想到会那么快……总之,时机不太对,爸爸为此也吃了不少苦。”


“但我们都闯过来了,无论在美国还是日本,我们都过的很开心。”晴辉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爸爸有时候会很小孩子气,很喜欢捉弄我;可一旦我在外面受委屈了,只要趴在他怀里,就好像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虽然并没有见过你的家人,但应该也挺幸福的吧,看你每天回家比谁都快的速度就知道了。”


“喂!”前半句还好好的,后面就开始杠上了。“一天不呛人心里就发慌是吧。”


“以为我像你一样幼稚吗?”


“说的好像你很成熟似的,你生日几月呀?”


“五月,怎么了,要送我礼物?不急不急,还有半年。”


“想多了吧。我是四月的,快叫姐,以后罩着你。”


“幼稚。”晴辉笑了。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晚了你爸会担心的。”看了眼手表,八点半了。他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可乐递给春里,“这瓶给你,喝了就别再愁眉苦脸啦,更像夜叉啦。”


春里一巴掌糊上了晴辉的头。






入江这两天很开心,春里一下就能看出来。她又问了生田,得到了‘最近项目完结了,老师最近休息’的情报。


“真在一起了?”友佳吸着酸奶,看着好友蔫巴巴戳着便当盒里的小香肠。


“应该是吧,项目都做完了还老是出去。”


“约会?”


“谁知道呢。”春里终于放弃了小香肠,三下五除二扒完了午饭。


也许她该试着接受,就像晴辉说的,这是爸爸的权利,她没有权利替他判断。






晚饭的时候光一有些欲言又止,一顿饭吃下来坐立不安。春里把最后一粒米扒进嘴里,规规矩矩放好碗筷,端坐好看向了光一。


“那个,春里,爸爸想问问你的意见。”


来了。


光一不自觉地摸着鼻子,那是他不好意时的惯常动作。


“如果,我是说如果,让入江老师成为咱们的家人,春里愿意吗?”


果然如此。


春里觉得一瞬间鼻子酸胀得可怕,眼睛里也火辣辣的,可是她忍住了。


“如果爸爸喜欢的话,春里没有意见哦。”


“是嘛!”光一好像舒了一大口气,复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之前看你不是很喜欢她的样子,以为你会不同意的……当然啦,不是说马上,咱们可以再相处一下……”


“恩,爸爸喜欢就好。”


春里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也许她是该长大了。







“Signora,these things do happen.”剧院经理讨好地解释道。


“For the past three years these things do happen.”卡洛塔愤怒地强调,“ And did you stop them from happening? No ! And , and……接下来是啥来着?”


“And you two。”舞台剧的导演渡部看着剧本提醒道。


“And you two, you are as bad as him! Until……until……”


疲倦地捏了捏鼻梁,在春里一反常态,在排练中第N次忘词后,渡部不得不打断了她,“春里君,你今天状态不太好,还是休息一下吧。”


“对不起……”春里很抱歉,还有两周就要演出了,时间很紧,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大脑总是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台词,明明之前已经背得很熟了。


“没关系,修整一下就会好的,咱们还有时间。今天就先休息吧。”


渡部是国三的学长,为人宽厚,就像整个剧组的大哥哥一样。他拍拍春里的肩膀,让她不要太有压力。


春里勉强地笑笑。今天的状态确实太差,她决定接受渡部的好意。





11月开始排练以来,第一次那么早离开学校,太阳还高高地悬在天上呢。


不想回家,也不想去实验室,春里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她从记事起就住在这一片,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行。所以当她看到街角那家裁缝铺换了人时不自觉地就停下了脚步。


装潢没变,还是全然的英式风格,只是透过橱窗看去,以前那位气质很好的老爷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个子卷头发的叔叔……啊,被发现了。


裁缝铺的门被推开,刚刚那位叔叔走了出来。


好可爱!


这是春里的第一感受。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虽然是波浪卷的长发配着一圈小胡子,却一点都不违和。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声音也很温柔!


春里看着眼前这位笑得很温和的大叔,结结巴巴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那个,没什么,就是没看到藤野爷爷,就,就想问问他,他怎么了?”


“你认识藤野桑啊!”长头发大叔笑得更柔软了,他扶着膝盖,让自己的目光和春里一个高度。“你是住在附近的人吧,藤野桑很好哦,只是他和妻子回英国了,所以这家店就由我暂时打理啦。”


这样啊……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啊……


“不用难过哦,有缘还会再见的。”看出了春里所想,大叔笑得很温和,他直起身,抚平了围裙上的褶皱,对她说道,“我叫堂本刚,现在是这家店的店主,要进来坐一坐吗?”


“可,可是我不做衣服的……”开玩笑,前两年爸爸来这里做过一套西装,为了应付一个什么发布会。那时候就连爸爸都为这个价格肉疼了很久,她可没这么多钱。


“没关系的,”刚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当陪大叔喝一杯下午茶吧。”



TBC





评论(13)
热度(133)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