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2 —


破镜重圆+带孩子


有些慢热,还请多担待


阅前还请看:提示


+++++++++++++++++++++



2.


晴辉没想到来到新学校第一天就有了任务。


为了向爸爸证明他还是能够适应日本的校园生活的,便报名参加了文学社。没成想刚一入社就来了任务,圣诞晚会舞台剧的英文剧本莫名其妙地落在了自己头上。


其实照着晴辉的性子,没个一年半载,他是不会和同学们混熟的,但也正是这次编剧担当的任务,让他不知不觉融进了其中。接触一段时间后,本来有些怕生的晴辉发现自己其实多虑了,即使是素来说话弯弯绕绕的日本,喜欢直来直去的自来熟还是蛮多的嘛。


比如堂本春里。


在剧组的同学们互相介绍自己时他俩还被打趣过。


哇!姓氏一样耶,名字读起来也蛮像的,你俩真的不是兄妹吗?


怎么可能啊!


谁会跟这个比他还不会委婉说话的人是兄妹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另一位堂本君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杠上了。


“这个地方明显不合理。”那位堂本同学指着剧本的一处直截了当地开口,然后口若悬河地解释了如果剧情这么设计,根据学校礼堂的现有构造根本无法完成等等等等。


顺带一提,演出剧目是《歌剧魅影》,那位堂本同学的角色,就是那位趾高气昂后来却被女主角比下去的过气女二号卡洛塔。


虽然根据实际测算,剧组也发现她说的是对的,但难道就没有稍微委婉一点的表达方法吗?这样真的就像是现实中的卡洛塔了,还是只针对他一个人的。


“哎呀呀,这么快就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很不错嘛!”听了晴辉的抱怨后,堂本刚哈哈大笑。


“哪里打成一片了,完全是被嘲笑了好吗!”晴辉在厨房里打下手,手里的鸡蛋液快被搅成了漩涡。


刚切了一块黄油放进锅子里,淡黄色的方块很快融成了金黄,把刚刚打好的蛋液倒入,香味一下溢了出来。


“好香啊!”晴辉不禁凑过去,“和以前的味道不太一样。”


“我换了一款黄油,等会而尝尝味道怎么样。”


“然后怎么样了,为什么说她只针对你一个人呀?”刚一边搅拌着锅里蛋花一边问儿子。


后来呀,晴辉一想起来就生气。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人,偏偏自己毫无办法。


比如,总是指使他做苦力。明明平时强悍得让男生也退避三舍,偏偏只要看到他在场就拼命使唤自己。跑腿买水,换排练室的电灯泡,他是编剧好吗?干的全是经理的活!还没法拒绝,因为全剧组就他最闲。可他还是想强调,他是编剧!脑力劳动者!


大概被认为和入江老师是一伙儿的了吧。虽然他早已完成剧本,但入江老师让他全程跟排讲解剧本,并在必要的时候做更改。


“这样也不错啊,可以和同学们多接触接触。就像你刚刚说的那位堂本小姐,还是挺可爱的嘛。”


可爱个鬼!


拜她所赐,他拿到的工作便当总是最辣的那份。一开始他还很不解,后来一问负责订餐的同学才知道,那位堂本同学特别关照了他很喜欢吃辣!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害他要喝整整一瓶水。


再比如,她从不好好叫他的名字。当然他理解,直接叫名字什么的太亲近了,叫姓氏也很诡异,但什么“小旋风”、“狐狸大人”都是什么鬼?!


“为什么叫你‘小旋风’?”


“因为每次回家我动作都是最快的。可是她自己也和我差不多啊!”


刚“噗“地一下差点笑出声,但看着儿子那已经快喷出火的眼睛,还是憋住了。


“那‘狐狸大人’呢?”


“她说我长得就像狐狸,还说我有奇怪法力,就是因为我表演过一个小魔术!”


堂本刚笑得乐不可支,捏捏儿子的小脸,“像小狐狸吗?我觉得更像小奶猫呀。”


“爸爸!”晴辉白皙的小脸气得红扑扑的,清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控诉着自家老爸一点儿也不帮着自己。


“好啦好啦,其实有外号也不是坏事哦,证明你开始融入这个集体了。爸爸以前还被叫做风太呢。”


“那是什么?”


“一只小熊猫啦。那个时候我很喜欢一顶毛茸茸的帽子,总是被他……被人摸,后来就有了这个外号。”


“可我的外号并没有那么可爱呀。”晴辉气哼哼地鼓着小腮帮,在刚眼里就像一只气性很大的小河豚。


“不要在意那么多嘛,”刚朝儿子眨眨眼,“或者你可以也给她起一个。”


第二天,一个名为“怪力卡洛塔”的外号开始在校园中流传,据说是有同学社团活动时刚好撞见了戏剧社排练,女二号堂本春里同学徒手捏爆了一个苹果。又据说那是编剧堂本晴辉同学从家里带来的慰问品,每人一颗。最后,据说那天,一位堂本追着另一个堂本跑了大半个校园。




TBC




评论(5)
热度(105)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