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1 —

破镜重圆+带孩子

这章孩子的戏份比较重

阅前还请看:提示

+++++++++++++++++++++

1.

堂本光一到家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女儿趴在自己背上睡得一塌糊涂,口水流了他一肩膀。

他住的地方离J大很近,自从女儿升上国中后就对理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近常常泡在他的实验室里,和他的研究生们混得很熟。今天也是,听他的助理生田说小姑娘吃了晚饭就来了,迅速做完作业后就跟在后面看他们做实验。等光一回到实验室时,自家闺女正翻着实验数据帮福田他们校对。

“都快成实验室里的小助手了!”生田是自己带的第一批研究生,现在也已经留校了,可谓是看着春里长大的。他扶着困得歪歪斜斜的小姑娘趴到光一背上,带着笑意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骄傲,结果被学生们嘲笑“又不是你闺女”。

光一小心地把女儿放在沙发上,撑着膝盖喘了一会儿气。

时间过得真快,以前女儿抱在怀里就一点点,包在小被子里就像一只大号的卷饼;现在背在背上走这么一段路也不再游刃有余了。

光一看着披着他的夹克外衣的熟睡的女儿,圆溜溜的大眼睛闭下了,长长的睫毛在小圆脸上留下小扇子一样的阴影,小嘴微微张开,上唇翘成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像个小三角。

“真是长大了呢,”光一宠溺地刮了刮春里的脸颊,“从小就喜欢闯祸,没想到居然喜欢上了理科,也不知道坐不坐得住。”

春里的到来对光一而言就像一个意外之喜。本来以为那场无疾而终的婚姻将一无所剩,可当他接到医院电话、将那个小小的生命抱在怀里时,看着窗外暮春的草长莺飞,觉得她就是上天恩赐的礼物。



对于自己又在爸爸背上睡着并且在衬衣上留下了一大片口水印的事情,堂本春里表示拒不承认。虽然早上被爸爸吆喝着起来吃早餐时看到了作为物证的衬衣,可她还是打算咬死不认。

“爸爸,今天的三明治咸了,你煎鸡肉时放的酱汁有点多。”春里试图转移话题,还特意指了指吐司里夹的鸡块。据说这是他老爸新学的中华照烧鸡,早上一起来就不停地嘚瑟。

“那就多喝点牛奶,不然长不高。”光一说着又往空了一半的玻璃杯里倒满了牛奶。

春里委屈地看着光一,水汪汪的眼睛里就差挤出泪花了,“爸爸,说好一天一杯的,这东西太难喝了。”

“别演了,不管用啊,从小用到大也不换换。是你说太咸的,不然就把衬衫洗了。”

光一油盐不进,小姑娘立马就收回了就要挤出的泪花,左扭扭,右看看,实在没法才委委屈屈地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把牛奶喝下去。

“对了,今晚爸爸会早点回家,想吃什么?”光一解开围裙在桌边坐下,开始解决自己那份早餐。

“奶油炖菜和炸虾!炖菜要多一点汤汁!”春里立马下单,终于不用吃食堂了,内心的小鹿巴不得撒开蹄子跑个两公里!

“上次做了你不说不怎么样嘛。”

“是爸爸把汤都给熬干了,要多多的汤汁!而且要是能换个好看一点的碗就更好啦!上次美波里奶奶送的那套就很好看嘛。”

“要求可真多,”光一点了点春里的鼻子,“老爸尽力行了吧。”

“噢耶!”春里终于满意了,虽然这个开心劲儿还没维持到中午就破灭了。




“舞台剧?绝对不可能!”

中午放学时,她被班主任相叶老师喊去了办公室。一开口就是让她去参演圣诞晚会的舞台剧。

春里所在的学校曾经是教会学校,每年圣诞节都很隆重,除了各种精心的装饰外,还会组织晚会,邀请学生和家长一起参加。春里从来不喜欢抛头露面站于人前,虽然她从小闯的祸可以让她老爸数三天三夜都数不完,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一个外向开朗的人,所以一开始老师让报名的时候她就完全不打算参与。

“相叶老师,您知道我真不擅长这个……”

相叶有些为难地挠挠后脑勺,解释道,“是A班的入江老师推荐的你。前段时间她不是代了几次咱们班的英语课吗,发现你的英语底子很好。这次舞台剧用的是全英文剧本,所以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加入?”

又是那个女人,春里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虽然从小被爸爸耳提面命,对礼仪相当重视,但对于这位入江里奈老师,她真的只想用“那个女人”代称。

“老师您知道我不太喜欢出风头,我在下面看大家表演就行了,真的不适合站在台上。”春里试图说服相叶,她一点不想站在台上被全校观摩。

“这怎么是出风头呢?”随着那穿透力极强的声音传入办公室,春里心里的白眼都快翻烂了。

入江里奈穿着一条正红色的毛衣裙,踩着高跟走进了办公室,玫瑰系的香水味瞬间扑鼻而来。

“这是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春里你就是太内向了,多锻炼锻炼不好吗?”

好个鬼!

本来心里就憋着一口气,听到入江这副和她很亲近的腔调说话更是火上浇油。

内向怎么了,内向就没人权了?天下人都得外向还不成!

而入江就像没有察觉春里的不耐一样,依旧殷切地介绍着她的舞台剧,甚至已经设想好了春里的角色。

“你看,到时候理事长也会来,多好的展示机会!现在十一月份,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说时间不算太匆忙,但也得从现在开始准备了……”

“我不会去的。”相比入江负有激情的声音,春里的语气可谓冷淡如白水。

“老师说了这么多也是在为你考虑……”

这次还没等入江说完春里就打断了她,“谢谢入江老师为我考虑这么多,但上台表演实在不适合我,还请您另请高明。”说完朝两位老师行了个礼,春里转身就打算离开。

“等等,”入江出声叫住了她,转头对相叶说,“不好意思相叶老师,可以让我和堂本君单独谈一下吗?”

相叶看看一直低着头的春里,只好点了点头,离开时还不放心地说道,“入江老师您别在意,堂本君只是有些内向,您多担待一些。”

办公室里只剩她们两个人了,入江也放下了老师的姿态,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春里,我知道你可能不太喜欢我,但我是真心在为你考虑,我不希望你因为对我的反感而做出决定。”

她理了理额前的头发,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是真心觉得你能行。以前你爸爸也是一个挺冷淡的一个人,话不多,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有一次学园祭也要出一个舞台剧,主演是你爸的好朋友,却在开演前两个星期受了伤,找了你爸爸代演。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演的是哈姆雷特,无论光一君平时的性格怎样,可当他站在舞台上的一瞬间就像变了个人,耀眼得就像全世界的光都照在了他身上。”

入江的眼睛看着办公桌上的水杯,眼神却像穿越了二十年的时光,看到了那时华丽的舞台与灯光,那种柔和神情春里从未见过。可也就那么一瞬,当她再看向春里时,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甚至还有些挑衅意味。

“你不想参加,难道是害怕站于人前?恕我直言,如果你就只有这种程度的胆量就想向我宣战的话,还是趁早认输吧。社会永远比你想象中凶险,只是站于人前都那么害怕的话,你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孩。”




“所以呢?你就答应了?”友佳吸着酸奶,看着好友满脸愤怒地戳着便当盒里饭团。

“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怎么样!”

“激将法对你简直百试不爽,少女。”友佳同情地看着好友,决定贡献一块炸鸡。

春里从办公室回来时,教室里除了等她的友佳已经空无一人。她向好友说着事情经过,察觉到时圆滚滚的饭团已经彻底没了形状。

“话说你爸居然还演过舞台剧,看不出来啊。”

“我也是才知道,我爸完全没提过。”

“那她怎么知道的……哦,对了,你说过,他们同一个高中。”

“嗯……”

刚刚还义愤填膺,如同将要参加法国大革命的战士的春里,一下子就泄了气,眼睛里闪过一丝寂寞。

“爸爸很少说以前,很多事情我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

看着好友蔫蔫地发呆,友佳捏了捏她的脸,又贡献了一块炸鸡。

“谢谢,”春里勉强地笑笑,“但还是不要了,我爸今晚做炖菜,我要留着肚子……啊,你提醒我了,因为答应了要演舞台,今天放学还得去参加讨论会,去不了实验室了……”

春里更不开心了。


TBC



评论(15)
热度(112)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