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Way Back Into Love — 0 —

破镜重圆+带孩子

阅前还请看:提示

+++++++++++++++++++++

0.

秋风扫落叶,进入11月后东京的天气就一天比一天凉了。

堂本春里坐在窗边的倒数第二个位子上,看着楼下的那颗已经黄得浸透的银杏,想起了商业街卖的烤竹轮,也是金黄金黄的……

“好想吃啊……”

“春里…春里…春里!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好友气得脸颊鼓鼓的,像只小小的河豚。好友的名字叫桥本友佳,和春里从幼稚园时就是同学。俩孩子都是圆圆的小脸,一闹起来就喜欢捏对方的脸颊,常常逗得两边家长都忍俊不禁。

“哎呀呀,我听着呢听着呢!”春里见好友又要来捏自己的脸,赶紧打保证。

“那你说说我刚刚说什么了?”

“就是转学生的事嘛~”

友佳一脸八卦地问,“你就不好奇吗?这种不上不下的时候转学过来,而且还是咱们这种死脑筋的学校,他家长肯定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

“你的八卦魂还是那么炙热,恕在下实在难以跟上。”春里学着时代剧里的样子老气横秋地抱拳。

“这不是八卦,是情报!情报!”友佳气愤地强调。

“嗨,嗨~”春里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又不来咱们班,而且管他是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孩子呢,反正我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也不会做饭给我吃,也就是说我今晚去吃食堂的命运一点不会改变!”

终于感受到了好友强烈的怨念,友佳问:“你爸最近又干嘛了?之前不是说项目已经结束了吗?”

“是啊,项目是结束了,但长濑叔叔那里又来一个奇怪的案子,爸爸去帮忙了。”

堂本春里的爸爸是J大的物理系教授,但因为好友长濑在警视厅搜查一课工作,所以也常常被拜托帮忙。

不过要说到春里的怨念,一般和吃有关。在春里还未记事时父母就离婚了,所以在爸爸忙起来的时候,她就只能在J大的食堂解决晚饭。

“J大的食堂还算不错啦,我上次吃的那个生姜肉定食还是蛮不错的。”

“那是我爸的最爱。可是你想想,从我小时候开始食堂就没换过菜了,这么多年早就够够的了!”

“你吃你爸做的饭不也十三年了嘛,怎么没够够的?”

“那不一样,我吃习惯了。”

“食堂的饭你怎么吃不习惯!”

“哎呀呀,说不清说不清。”春里摆摆手,“咱们放学去吃烤竹轮嘛。”

“你那是什么大叔的爱好。”

“友佳酱~不要这么拘泥于世间的印象嘛,要解放心灵~”

“好好好,去还不成吗~”

两个女孩又闹腾了一会儿,等上课铃响班主任相叶老师拉门进来才各自回了座位。





“爸爸,我们不回美国了吗?”

堂本晴辉和堂本刚在校长办公室等班主任来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

“小辉不喜欢日本吗?”

“喜欢的哟,只是,只是……欸,爸爸你不懂的。”

晴辉挣扎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口,柔顺细软的发丝垂在耳畔,像只失落的小狐狸,还是耳朵已经耷拉下来的那种。

堂本刚被自家儿子的小模样给逗笑了,宠爱地揉揉那一头软毛,笑道,“是因为Lisa酱吧,不是邀请了人家暑假来日本做客了吗?”

“爸爸!你偷听我说话!”晴辉的脸一下子全红了。

“不是我故意的啊,谁让你们就在厨房前的院子里说啊,还在我做饭的时候。”

“那,那也不能偷听呀!”

“好啦好啦,是爸爸错了。”堂本刚向儿子道了歉,却还是认真地问了一句,“小辉你真心地和爸爸说,你喜欢这里吗?就像之前我之前和你谈到的,爸爸的工作可能会在这里待上挺长的一段时间。你这个孩子从小就只会委屈自己,你要和爸爸说实话哟。”

看到爸爸认真的表情,晴辉也不自觉挺起了腰板,认真地直视着父亲的眼睛,“真心的哟,这里是我的故乡,虽然还没有待很久,但很喜欢!”

“那在学校里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呦,这里的氛围和美国还是不太一样,要多和老师同学多交流。”

“好啦好啦,知道啦!这都说多少遍啦,爸爸你太担心了。”

“臭小子!”堂本刚捏捏儿子的小脸,心里正感慨着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校长就带着班主任推门进来了。




堂本光一把实验报告交给长濑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仍旧灯火通明。长濑给了老友一个拥抱,万千感谢都尽在不言中。

“行了,别肉麻兮兮的,我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你也注意身体,少抽点。”光一看着老友眼睛里的血丝,拍拍他的肩膀。

“你也早点回去吧,把里酱放在实验室也不是回事。”

走出警视厅大楼才觉得秋风萧瑟,光一把围巾裹紧了些,再一抬头时却恍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圆圆的背影,穿着五彩斑斓的毛衣,带着毛茸茸的帽子,慢悠悠地走着。可定睛细看那人影却如同幻觉一样消失在了人群中。

“幻觉吧。”

那个人又怎么会在这里,这么多年怎么还不长教训呢。

光一苦笑着,走进了寒风里。




堂本刚走出校园时抬头仰望,秋季的东京天空一碧如洗,阳光下黄得透亮的银杏叶像给天空镶上了一条金边。

他真是太久没回东京了。

在这座城市他曾度过大学的四年光阴,遇见了那个以为会携手一生的人。他们一起远赴重洋,在异国他乡相恋相伴,甚至还有了孩子,只是最后也只余下一纸离婚书和呱呱坠地的晴辉。如今故地重游,往事不再,空余感慨。

如果不是前辈十万火急的求助,他大概是不会回到这里了吧。十年前他在这里拥抱欢喜,最终却只剩满怀伤痕。

只是啊,刚也许没想到,有些事情前缘未尽,回到起点后齿轮又将转动。

TBC





评论(19)
热度(137)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