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ayaChocolate

KEEP CALM & CARRY ON

[KK]Family Phantacy

现实向设定


全都是胡编乱造,与现实中的人和事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KK]A Secret Song的相方篇,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在三十代前半的那两年堂本光一发生了挺多事,KK的事业止步不前,想做点什么却举步维艰。事业上让他有些挫败,感情上也不顺利,这让凡事都向前看的光一也罕见地有些焦虑。


他有些怀念还住在宿舍里的日子,虽然辛苦得让他决不想再经历一次,但大家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日子也是他的宝物,即使是如此擅长独处的他也忍不住怀念。现在的他住着宽敞高档的公寓,开着心仪的跑车,有着固定的节目和舞台,每年开上一次演唱会,生活已经趋于平稳,可他还是觉得欠缺了什么。


比如说,走下五万人的舞台,盛大的烟花后,回到黑漆漆的公寓,潘酱还寄养在妈妈那儿,没有一丝生气房间总让他有到巨大的落差。虽然已经这样很多年了,可还是会感到寂寞。


比如说,明明交往之初还很善解人意的女友,日子久了还是忍不住常常抱怨他的生活。在很早以前他就明白了人和人之间会有多么地不同,生活在一起就意味着相互体谅和妥协,可有时候一个人在夜里醒来,站在阳台俯瞰依旧灯火辉煌东京都,他也会觉得厌倦,反问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比如说,明明小时候形影不离的伙伴们,现在连约一次酒都变得困难。人人都在忙碌,能凑到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就连刚,除了每月固定的节目收录,他也很少能够见到了。那些住在六本木宿舍的日子,有再多的烦恼,在那个闹腾的地方涮一涮,也能除去不少苦闷。至少那个还露着小虎牙的搭档还会认真地听着他吐槽,时不时来个模仿,把他逗得哈哈大笑,然后一脸自信地跟他说,没关系的,反正咱俩一块去!


说得好像你是个万能法宝似的。


那是,我可是人见人爱的堂本刚。




时光不等人,总在不经意间偷跑了不少,蓦然回首,已经沧海桑田。






1.


三十四岁的时候,堂本光一又一次失恋了。明明相处中一切都好,可毫无征兆地,交往了三年多的女友提出了分手,而原因他毫无头绪。这不是他第一次分手,却是分得最匪夷所思的一次。他甚至已经答应过母亲,年末前至少让姐姐见一见她。可还没到期限,他们就走向了陌路。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事情,人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提分手啊。”


面对长濑的询问,光一无奈地摇摇头。


“真没有,我脑袋都想破了。”


“不过,”光一顿了几秒,说道,“硬要说的话……”


“什么?”


光一仰头灌进玻璃杯内最后一口酒,就那么直直地看向远处。


“那天走的时候,‘光一君所谓的‘总有一天’是我永远无法等到的,你大概从未把我划进那个可能的范围’,她这样和我说了。”


“什么意思?”


“我要是懂了还能和你在这儿喝闷酒?”光一郁闷地嘟囔,“就是因为不懂啊……”


长濑挠挠后脑勺,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拍拍自己好朋友的肩膀,“行啦,你也别太难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总会遇到合适的。”


他向服务生招了招手,给他俩又加满了酒。


“大丈夫だよ!”大亲友举起泡沫刚好漫出杯边的啤酒,一脸知心大哥哥的笑容。


我还没到要被安慰的程度呢。光一瞪了他一眼,可是抬起酒杯的手却有些无精打采。


“女人心啊,我恐怕永远也明白不了……”


“管他呢,我连我家咪酱在想什么都还搞不懂呢。”


“那是当然的吧。”


“可我好想知道她冲我喵喵叫到底是想说什么呀!”


“你呀傻爸爸似的。”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嘛嘛。”


他和长濑碰杯,冰凉的啤酒滑进食道,好像把困扰也融进了泡沫,一并消散在了东京的漫漫华夜。






新年休假,光一回了老家,母亲得知分手的消息后把他狠狠念了一顿。


“我还不知道你吗?肯定又是只顾工作,要不就是沉浸在什么赛车呀游戏呀里面,门也不肯出,又不肯说点好听的。你说说,这些臭毛病哪一个是你不知道的!”


姐姐在一旁捂着嘴偷笑,看着他被训得蔫蔫的也不肯上前帮忙。若不是父亲散步回来了,母亲忙着给他拂去身上的落雪,说不定还得被念一会儿。


说实话,母亲说的那些臭毛病他比谁都清楚,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嘛。就像刚也知道吃太多甜食不好,可嚷嚷了这么多年,还不是戒不掉,减肥的时候宁愿不吃饭也要吃个布丁。


“你这个事可和刚的不是一个性质啊!”没想到把刚刚心里想的就这么说出了口,光一被姐姐拍了头。


不过,狡辩归狡辩,平心而论,就像他常在节目里说的那样,他也是真的想拥有一个像自家父母那样的幸福家庭。就像现在,玄关前,他一米四的母亲拿着毛巾伸长了手拭去父亲肩头的雪,而一米八的父亲就地站在玄关下别扭地弯着腰和膝盖,把那只有星星点点小雪粒的肩膀凑到母亲面前。


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只是最日常的点点滴滴,就是他全部的family phantacy。


晚饭时,姐夫带着小侄子玩雪回来了,一家人围坐在被炉里,吃着母亲特制的火锅,好像一年的辛苦全都消失不见。


“又是一年过去了,你们都长大了呢。”


母亲看着电视里的新年特番里,他事务所的后辈们一个个活跃的身影,不由得发出了感慨。


“刚君也好久没见了呢。”父亲附和道。


“不过贺年状倒是寄过来了呦,小刚的。”母亲抱来了一个深朱红的漆盒,挑出了一张纯手绘的卡片。


“画得真是越来越好了呢,小刚一直都很用心啊。”姐姐也凑了过来。


“跟咱家儿子形成了鲜明对比啊。”父亲在一旁评论道。


“什么嘛!”光一吐槽着,却也不自觉笑弯了眼。


刚每年都会寄贺年状,明明是个挺前卫的人,可有些方面却固执地喜欢坚持传统。


“有什么不好的呢,伯父伯母收到会很开心吧。”


刚每次都这样反驳着,然后在卡纸上画上自创的小漫画。每回妈妈看了都会哈哈大笑,连一向严肃的父亲也会忍俊不禁。


于是就这样坚持了下来,一写就是十多年。


“小刚这么懂事的孩子也还没女朋友呀,上次碰到阳子桑也是愁得不行。”妈妈看着手里的贺年卡,有些无奈地说道。


“刚可比我麻烦多了,要他结婚比我还难啦。”别看他的搭档被人小天使小天使地叫,身为相识多年的站在离他最近地方的人,他可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人啊,看起来柔软温润,实际上在原则问题上可是一点不让步的。他的标准已经不是长相如何性格怎样的问题了,而是这个人的心能否被他所认可。只就这一个条件,这么多年看下来似乎仍旧无人达标。


“都是些不省心的孩子。”母亲点点了光一的鼻子,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却往他的碗里夹了好些他爱吃的菜。


是啊,在这个问题上他和刚都不是让家里省心的孩子,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可就是这个问题,他和刚谁都不想敷衍。






2.


收假后,光一重回了工作模式。然而事务所那不清不楚的态度从去年开始就丝毫没变,他好像从一个泥潭还没脱身,就陷入了另一个。KK的工作商讨得不顺利,新一年的舞台又迫在眉睫,那种郁闷就像夏季暴雨前的低压,他尽量压抑,有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暴躁。但他必须摒除杂念专心致志,还有一整个company需要他带领。也只有做好眼前的,才有资格去争取后续的。


好在自己掩饰得不错,那些小鬼们丝毫没有察觉,嘻嘻哈哈地还和平时没两样,他也就跟着大家一起插科打诨。这么多年了,也有所成长不是。


成为一名合格的大人,把喜怒哀乐都严严实实地装进心底的箱子,盖上盖子,挂上大锁,然后把钥匙藏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偶尔耍个赖卖个乖,但真正的苦恼永远不会示人。


可即便如此,光一心想,即便成为了这样“成熟”的大人,他还是固执地保留了那么一些一点也不想退让的地方。也许是因为被冠以Kids的名字,他俩身上总还有着某些少年任性的影子。


嘛,反正是Johnny桑起的,不是我的锅。


走廊上,光一甩甩头,停止了漫无边际的思绪。白天的排练结束,他快步走进休息室,把自己摔进了那把黑色的靠椅里。刘海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包裹在也已经湿透的白毛巾里很不舒服。他一把扯掉毛巾扔到脏衣篮里,然后一蹭一蹭地,把自己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像猫儿一样眯上了眼睛。


最近体力有些跟不上了啊……





在通排的那天下午,快到晚饭点时从排练室外就飘进了一阵阵烤肉那诱人的咸香,刚刚还累得东倒西歪摊在地上一动不想动的成员们立刻像觉察到猎物的雷达,迅速来了精神。


“大家辛苦了,这是座长请大家吃的晚餐。”光一的经纪人把放满食盒的餐车推到门口,向大家说道。众人欢呼雀跃,一边道谢一边找工作人员领便当去了。


光一眼前一亮,他并没有订过什么便当,但会打着他的旗号送来慰问品的也只有那个人了。他披上毛巾,顺手拿了一份就快步回了休息室。果不其然,那个带着灰色贝雷帽眼睛圆溜溜的的男人正盘腿靠在墙边,手里翻着最新一期的F1杂志。


“怎么不坐到椅子上?”


“座长专用,我不想当座长,怎么敢用呀。”说完还用上目线俏皮地眨眨眼睛。


“说什么呢。”光一笑着挥挥手,音调变得黏糊糊的。他晃晃悠悠地移到座椅边,舒服地靠了下去。打开黑色的餐盒,纹理漂亮的烤肉铺在香糯的白米饭上,一看就让食指大动。


“真难得,怎么想着来这边了?”


“今天去了这边的录音室,最近在写歌。”


“いいね。”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刚翻着杂志,光一吃着便当。没什么内容,也不用过脑子,想起什么就说什么,不知不觉一份便当就见了底。最近为了维持体重他一直逼着自己多吃,可今天自然而然地,不知不觉就多吃了不少。


“这家烤肉还真不错。”光一放下食盒,很满意今天的食量。


“就是之前和你说过的那家店,下次可以去店里尝尝看。”


“恩,DB聚餐的时候就行。建桑不是最喜欢吃烤肉了嘛。“


“可以呀,你请客就行。”刚笑着说,“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喂喂,别总想用我的钱,钱多得快烂掉的是你吧!“光一不满地抗议。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刚反驳道,“咱们别在这儿互相伤害了,最近西川谈恋爱了,让他请客。”


两人又聊了几句,刚看了眼时间,放下了杂志,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你要走了吗?”光一看着刚穿上了大衣。


“晚上还要录音。”他这样说着。


“所以说你今天到底干什么来了呀?”


“投喂我家Kochan呀!”刚把咖啡色的围巾随便绕了绕,对着镜子check了一下,转过头对着光一附赠了一个wink。


光一哈哈大笑,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嘴上却还说“好恶心!”


刚没理他,帅气地一挥手,穿过淡绿的帘子转身就不见了。


所以直到最后光一还是不知道刚为什么来了,问了经纪人也是一头雾水。


但是便当很好吃,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嘛,算了。光一笑着摇摇头,站起来把便当盒放好,转过身时却发现墙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没见过的保温杯。


这家伙怎么也开始丢三落四了……


光一拿起保温杯辨认,却发现下面压着一张小卡片。


kirakira的王子殿下ヘ

排练辛苦了。请喝了这杯宇宙第一的神茶,保管您吃得好睡得香,失眠乏力一扫光!

不具名大叔より


“什么鬼,哪儿来的三流广告词!”光一哭笑不得,把卡片翻面,上面画着一个穿着浴袍戴着王冠的小人高高举着保温杯,下面用小小的字写着,“配方我给经纪人了,记得要喝,不准挑剔!”


“什么嘛,太苦了我可不会喝呦!”光一自言自语着,把保温瓶盖打开。


瓶里还冒着热气,没什么怪味,反倒有种清香。想着反正那个人又不会害他,光一捏着鼻子灌下了一口……


“好苦……”


却还是乖乖喝完了。


“好像是什么安神的茶吧,”去问了经纪人,自己那个有些粗神经的经纪人挠挠后脑勺说,“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据说是刚君的妈妈推荐的,他用了感觉效果不错……话说光一君最近失眠了?”


“啊……”前两天录节目的时候他好像提过一次。


“刚君人可真好呐……”经纪人感慨道。


那当然了。光一骄傲地心想。他可是我唯一的搭档呀。






舞台结束后,光一的禁酒期也终于到头。DB的烤肉聚餐上他迫不及待地向服务生要了一杯生啤,然后才慢慢悠悠地缩回角落看菜单。


“给他先来份米饭。”坐在对面的刚向服务员指了指光一。


“是啊,光一你要多注意胃啊,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等你上了年纪就知道了。”一旁的高见泽桑语重心长地想要说教一番,却刚好赶上服务生把啤酒端进了包间。


“您先点的啤酒!”两杯生啤,光一和高见泽桑面前,一人一杯。刚刚进门的时候,他比光一还心急地要了一杯。


“啊……忘了我也点了。”


全场一愣,三秒后哄堂大笑。


“高见泽桑您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光一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您二位可真是活宝啊!”刚也笑得前仰后合,更别说其他人早就捶桌了,更有甚者西川教主,瘫在墙边捂着肚子直抽抽。


“看来只有樱井桑能够阻止您的天然了!”光一边笑边说。


“高见泽~”刚迅速接上了梗。


“明明他比我天然!”高见泽桑争辩道,“不对,不是这个问题,他凭什么就能阻止我!”好像感觉也不对,“不不不!我根本就不天然好吗!”


这下完了,包间的顶都快被笑声掀翻了。



DB的聚餐一直都是这样的风格,没有摄像机没有观众,都是老熟人了,可以稍稍地放松一下。


光一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看着烤肉在铁盘上滋滋作响,金黄的啤酒飘着麦芽香气正欢快地冒着气泡。西川撺掇高桥去问问高见泽桑的新戒指是在哪个星球买的,还有一脸虔诚的Daigo在向健桑讨教编曲,而自家那个最近因为要拍戏而终于不再折腾头发的搭档,正坐在自己对面悠闲地喝着乌龙茶。


现世安稳,工作什么的、恋爱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光一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这感觉多惬意,不用在意形象,也不用费劲琢磨心思。


少年时期,他和刚常常被带去和一些大人物吃饭,都是佳肴美味却没法吃饱,回到宿舍后还会去刨刨冰箱,或者请阿姨来一份炒饭。累得不行的刚,常常还坐在桌边就快要睡着了。他拿着勺子困得快要栽进碗里的样子,至今还鲜明地印在光一的脑海里。


跟只小熊似的,那个家伙。


这样的刚,明明是个连内裤都会错拿成别人的家伙,却还每天帮他这个丢三落四的粗心大王操心着。


记得带眼药水!还有剧本!外套也别忘了!


嘛,虽然结果还是忘了外套。


还不止一次。


“真是的,都提醒你了还忘!”来找他吃午饭的刚嘟起了本来就像富士山的嘴。


“太困了嘛,出门的时候都还在梦里。”


“もう!你这样以后妻子怎么会受得了你啊!”


看似生气的刚,手上却拿了一件绣着“金田一”的羽绒服,看来早就料到自己的迷糊程度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嘛、嘛,到时候再说啦!”


笑得黏黏糊糊的光一裹上了厚实的羽绒服,刀片一般的冷风也被好好地抵御在了外头。


迷迷糊糊间,光一才发现自己睡着了,身上盖着不知道是谁的外套……应该是刚的,和他新换的香水的味道一样。


“感觉这小子最近有些消沉啊,心事重重的。”


是建桑的声音。


“大概和女朋友吵架了吧。”刚压低了音量,比起平时更加低沉,也仿佛更加温柔。


“他说的?”


“怎么会,我猜的。”


猜的还真准……光一心想。但不知为何,他心底竟有些慌乱。关于女友的事无论开始还是结束,他都没和刚说过,虽然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但就是不愿意开口。总觉得,总觉得……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是感应到光一醒了,不知何时坐到身旁的刚和他对上了视线。


“呦,巨匠醒了。”他淡淡笑着,抬起茶壶给他倒了杯温水。


“醒了就快起来,聚餐都结束了。”刚念道。


爬起来一看还真是。桌上只剩了残羹冷炙,倒是酒瓶子堆了不少。包厢里就剩下他和刚,以及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慈爱地看着他们的建桑。


“建桑,”包厢的门被拉开,整个人都红通通的Daigo站在门外,“我又打到了一辆车,您先走吧。”


“这俩经纪人来接,你怎么回去?”作为乐队的大家长,建桑一直都很体贴。


“我,我等女朋友,她开车来接我。”Daigo有些不好意思,光一觉得他的脸好像又红了不少。


“那行,我也不跟你们客气啦。”他们一起出了店,临走时建桑看了光一和刚一眼,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你俩都抓紧点!”


看着出租车绝尘而去,光一一脸懵圈。


“啥意思?”


“嘛嘛,不会告诉你呦,谁叫你几乎把整个聚餐都睡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嘛,最近只喝一点点就困得不行了。”


“你几年前就是这么说的。”


“这不是年龄大了嘛。”


“Daigo桑可比你还大一岁哟,人家还帮忙把大家都送上车了呢,对吧!”


“欸?”本来也有些迷糊了的Daigo突然被拉入了战局,满脸状况外的不知所措。


“我……我也不知道啊!”


幸好此时Daigo的女朋友到了。


看到自家女友的那一瞬间,就像凭着最后一点意志力撑到终点的马拉松选手一样,Daigo终于放下心了,顺从地把自己交了出去。


“不好意思啊,让两位见笑了。”那位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女优桑撑着自家男友有些无奈地向他俩打招呼。而Daigo像是拼尽了最后的力气保持着一贯礼仪和他俩道别后,就彻底放飞了自我。刚刚还能出门叫车的人,这会儿就像彻底没了骨头,醉醺醺地挂在了女友身上。女优桑窘迫得不行,却对男友一点办法也没有。光一和刚连忙帮忙,扶着Daigo送他们上了车。虽然他俩被喂了一嘴狗粮,不过看着这对虽然小声抱怨着,却牢牢地搀扶着对方的小情侣,光一觉得还是挺不错的。


“いいよね。”刚似乎也有同感。他看向汽车开走的方向淡淡地笑着,会说话的眼睛里满是祝福,以及……


光一转头一看,心下却是一惊,是自己看错了吗?


他眨眨眼睛,却还是无法欺骗自己。他确实看到了,自家搭档那双近年来一直像湖水一般平静眼眸里,除了满满的祝福,还有一丝丝的……羡慕!


是北川小姐吗?


不可能吧,根本就没什么交集。


难道是Daigo??!!


光一只觉得晴空霹雳。


不会吧………


可这么一想,就像找到了线头了一样,光一迅速想起了一串自从Daigo成为常规以来刚经常称赞他礼仪周正、工作靠谱的事实。而作为一直以来站在离刚最近地方的人,虽然每次节目上都说他们互不了解,但其实他深知自家搭档喜欢的类型——有些奇怪,但却踏实可靠的人。


再这么一想,那简直就是Daigo本人啊!你看他的说话时喜欢用的那些简缩语,那绝对很奇怪了好吗;再看他待人接物,比如今天,那也是踏实可靠啊!


至于性别问题,虽然刚一直说自己是喜欢女性的,可近年来光一觉得,也许比起男女,刚更看重的是内里。


那Daigo就绝对有可能了!!!


可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呀……难道这就是这几年他都不再恋爱的原因吗……


光一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对此毫不知情的刚转过头来,发现自家搭档一脸震惊的样子石化在了路边,被吓了一跳。


“老爷爷,您又干什么了?”


“没,没什么!”


光一强作镇定,可心里一片乱麻。经纪人还没到,他俩就站在没什么人的街上吹着还带着些许凉意的夜风,一直无话。光一从未觉得和刚在一起不说话会如此尴尬,或者说只有他一个人感到尴尬,脑袋乱作一团,已经彻底当机。


“我说,你是不是饿了。”


“唉?”面对刚突然的搭话,光一有些慌乱。


“唉什么唉,从刚刚开始就看你一直呆愣愣的。是饿了吧,晚上你就没怎么吃东西。”


光一摸了摸肚子,瘪瘪的。除了被刚硬塞的那一小碗米饭和两三片牛舌,他大概真的没吃什么东西。


“好像是有点……”


“唉……”刚叹了口气,认命地看了眼手机,说道,“走吧,前面有一家拉面。反正滨桑还要一会儿才到,先去吃点热的垫垫吧。”


说是卖拉面的店,可不大的店家菜单却异常丰富,密密麻麻写了满满一墙。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挂在店里的电视正在放着棒球赛的转播,老板看得津津有味。光一本来就还处于震惊阶段,又还喝过酒,整个人迷迷瞪瞪的,加之电视里吵吵嚷嚷的声音,让他盯着菜单看了好久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老爷爷醒醒,你这都快睡着了!”


“可品种实在太多了嘛。”


刚扶额,“酱油拉面行吗?他们家这个比较清爽。”


“那就要这个吧。”


“老板?”刚喊道,“一份酱油拉面少放盐!”


精力全在比赛上的老板来不及说一声好嘞就迅速地做好了拉面,但质量丝毫没什么影响。光一尝了一口……是自己喜欢的味道——很清爽,咸淡也刚好。


“うまい……”


“对吧~”刚有些小得意地笑了。


看着这个笑容,光一的心情反倒更沉重了。


这些年来的刚虽然越发沉稳,可是像小时候那样的开怀大笑却少了很多。人世间的冷暖在这个圈子里他们从小目睹了很多,更有不少也让他们亲身体会了。人都是孤独的。在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后他们最终都明白了的道理。但如果能够有那么一个人能够陪伴左右,也许孤独的苦涩也能减少一半。


但那个人肯定不行。光一想起了那对小情侣相互搀扶离开的背影,幸福感就像粉红色的泡泡弥漫在空气里。而刚,那不是一个会横刀夺爱的人。他的温柔,是在意识到会产生的伤害的时候就转身离开,然后独自吞下那些心酸的苦果。他想起了那个痛苦而彷徨的少年,在冷漠虚伪的“街”呐喊着战斗,在深海般的潮流里呢喃着“我想爱”。即是长大了,变得更成熟了,可那最里面最本质的内核却丝毫不变。这样的他,只会站在远处默默地守护。


而这样的的恋情,刚……也一定会很辛苦。


“什么?”坐在餐桌对面的刚惊讶地抬起了头。


“欸?”光一也愣住了。


“该‘欸’的是我吧。我怎么就会很辛苦啊?”


糟了……说出来了……


光一尴尬地摸摸鼻子。


不过,比起这个,刚的反应倒是更让他在意。那一瞬的慌乱,尽管一闪而过却全被他看在了眼里。他们几乎从未谈过这个问题,可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他今天就是很在意。


“刚……有了喜欢的人吧……”


“欸?为什么这么说?”刚罕见地慌乱了,左手又不自觉地摸上了鬓角。


“就刚刚,你……你看向Daigo他们的眼神……我……没见过你这样,所以……那啥……就……”这话题真是越说越尴尬,光一已经快语无伦次了。


“等等,”刚停下了摸鬓角的手,“你以为我喜欢的是谁?”


“你和北川就没什么交集,所以……”光一硬着头皮迎向刚的目光,“是Daigo吧。”


“哈??!!”刚彻底震惊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Daigo桑……不是,是谁都不可能是他吧!是Johnny桑都不可能是他吧!”


“哈?Johnny桑?你口味还真重……”


“所以就说不是了!Johnny桑就是个比喻!“


“这个比喻很惊悚好吗!”


“哇!你是看不起他吗?人家年轻的时候好歹也狂野过!”


“狂野过也很惊悚啊!”


眼看着话题已经跑得越来越偏,光一却放下了心来。


看来是自己理解错了,刚震惊的眼神不会有假。


他的搭档已经彻底无语,捧着茶杯一脸无奈,“我说光一呀,以后开这种玩笑能先打个招呼不?你一脸严肃地和我说,‘刚,你有喜欢的人了吧’,结果又说了个这么奇葩的答案,搞笑艺人也不带你这样的啊!”


“好嘛好嘛,下次先跟你吱一声。”光一赶紧顺着台阶下来了。


不过,有些开心。


不知为什么,那个人不是Daigo的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开心,连吃面的速度都加快了几分。


可……确实有一个人吧,在刚心里。光一冷静下来心想。


也许人选猜错了,可那个眼神确是真的。


像暮春的熏风,温润而柔软;却也像深沉的黑夜,沉浸着无法言说的绝望。


是一段同样艰难的恋情吧。


吃面的速度不自觉地又慢了下来。光一看向坐在对面的相识多年的老搭档,他正饶有兴趣地研究着墙上密密麻麻的菜单。这些年来刚的变化很大,从那个英气的少年变成了淡然的成熟男人。别人都说他越来越像仙人一样无欲无求,可光一觉得并没有这么简单。刚更像是想通了什么,从而看淡了什么。他不是真的一无所求,只是懂得如何抚平那些求而不得时人本能滋生的欲望和戾气。


仙人或许也会体察人间辛苦,但那只是漠然地站在道德高地的俯视和救助。可在光一眼里,刚的温柔是有温度的,就像冬阳照在身上,乍一看好像没什么实感,却是真正的历久弥新,因为自己大概是这捧冬阳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自己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工作上虽然认真而谨慎,生活上却不拘小节,为此刚也没少操心。就拿这段时间来说,舞台期间送来的慰问品,今天聚餐时硬塞来的米饭,还有自己睡着时盖着的衣服,现在被带来吃的拉面。这个人就像是无声的春雨,不经意间就覆盖了他的整个王国。


还有那莫名其妙被抛下的恋情,他从未提过,刚却看在了眼里。他知道自己的烦躁,却体贴地从未点明,只是默默地来看了他,送来了安神的茶。


光一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多话又有些严厉的父亲总会在出差时搜寻各种好吃的点心,尽管自己从不嗜甜;会抱怨父亲喝太多酒的母亲,无论多晚都会煮上一碗温热的解酒汤。虽然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点滴,可那为对方考虑的真心,与刚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差别。


刚会送他很多东西,除了生日时的那些搞笑用的,他平常也会送不少东西。按摩头皮的小机器,缓解视疲劳的眼药水,只要觉得好就会送过来。


刚会因为他的事而变得严厉,明明平时那么温柔的人,却在那些自己不擅应对的场合强硬地站到前面,甚至严厉地发出警告。


刚很了解他,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只需一个眼神,甚至只凭呼吸,他立马就能明白。


例如自己的恋情,刚早就看穿了自己的郁闷,却温柔地不去提及,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在自己疲惫地睡去时,轻轻地盖上外套。


或者不止这件事,很多时候,很多情况,这个家伙从不插手自己的事情,淡然得仿佛不存在,蓦然回首才发现,没有他的陪伴,只有自己会变得多么艰辛。


毕竟,他是如此温柔,为自己打点了多少生活的盲点;毕竟,他是如此细心,更可况自己对他也从不设防;毕竟,他是堂本刚,是站在离自己最近地方的人。


“吃好了吗?滨桑到了,在路边等我们。”他的老搭档低头看着手机,拉面店的暖光打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了一圈温柔的光晕;抬起头看向自己时,那夜空般的眼睛,仿佛盛满了星星。



所以,是自己吗?那个住在刚心底的人。


所以,是他吗?那个寻找多年的,可以让family phantacy实现的人。


那一刻,光一心如擂鼓。







3.


十六七岁时候的东京在光一的印象里就只有车窗外那一方小小的天空。他太忙了,除了在摄影棚里,就是在去摄影棚的路上。睡眠的时间被压缩到极限,可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那时候能够支持他战斗下去的,是一颗不肯服输的心。他那个从来不善言辞老爹在他决议全身心投入这份工作的时候给他写过一封信。虽然从前也很认真,但看到这封信时他才终于有了入职的感觉。那是一种少年长大后的兴奋,但更多的还有对肩上担负责任的认知。


明明顶着Kids的头衔,却不得不快速长大。


那时候的刚在私下里已经少了很多笑容,有了空闲也不再耍宝搞笑,而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角落里发呆。要是他也在,就变成两个人一起在角落里发呆。业界的大人们总是说他俩默契得吓人,无论台上台下,似乎总是形影不离。这种少年的暧昧成了他们最大的卖点之一。对于这种设定他俩本来也没什么意见,毕竟在这个充满了风险与陷阱的世界里,待在自家相方身边是最轻松最安全的。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得到的欢呼与应援并非来自作品本身,失落还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下意识地,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们都开始回避彼此。就像是青春期的反骨作祟,总想要证明自己“真正”的本事,证明即使没有那些噱头,他们也能名扬四海。


而且,光一自己还有一些别的顾虑。


太近了,他和刚的距离。


近得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把他拥入怀里;近得仿佛靠过头去,对方就可以包容他的全部。


太过舒服,也太过危险。


十几岁的光一还没能真正理解这其中的涵义,只是凭着本能逃开了。他以为那是青春期过剩的荷尔蒙作祟,在感情不可抑制地泛滥之前急急忙忙地封上了自己的心门。他以为万事大吉,然后学着身边其他伙伴的样子,尝试着和其他女孩子交往。


其实本来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可也许是职业特殊性使然,也许是他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兜兜转转,十多年后,又回到了起点。


三十五岁的堂本光一,终于肯打开箱子,正视心底那份最真实的感情。






刚的状况很不好。


排舞的时候突然摔倒了,他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你知道刚君的半月板受损,最近可能是负担太大了,突然发病了。”病房门口,提早赶来的白波濑先生跟他解释了情况。


这一次的新曲,配了一支很棒的舞蹈。在看到录像带时,他和刚都不由自主地赞叹出声。本来就是一首极负张力的歌曲,配上这样的舞蹈实在令人惊艳。


“不能让刚桑再这样的舞蹈了,对膝盖的负担太大,这种损害是不可逆的。”


医生的话掷地有声,砸在单人病房的地板上无人敢回应。


这句话在光一脑海里盘旋了很久很久,即使在之后事情顺利解决,甚至效果超过预期,也无法消弭。


虽然他们一直在一起,但这次的情况突然让他意识到,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刚在他的生活中缺失了好大一部分。


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时代的不甘心好像再一次重演。十八岁的光一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搭档突然喘着大气跌坐在地上,三十七岁的光一也只能看着他安静地躺在治疗仪里而毫无办法。


不甘心。


不甘心。


不甘心。



那一天的傍晚,光一深思熟虑后做了一个人生的重大决定。他看着窗外的夕阳安详地洒在刚身上,把一切都镀上了温暖的金色,连带着他浓密如扇的睫毛也在光晕中泛着白光。


那个人就像要融进了夕阳的金光中,仿佛当天空转为桃色与暗紫,当光晕逐渐暗淡,他就会乘着最后一缕霞光消散在夜色里。


心口被忽的揪住,无尽的恐惧如同天幕降临。


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他向姐姐摊了牌。那个没有比他大多少、从小却一直很成熟的姐姐什么也没说,只是扭头看向了窗外。长长的静默之后,突然开了口。


“在你二十岁左右的时候吧,我一直特别后悔,可能这一生中再没有其他事情能让我有如此地悔恨了。我不该把你的简历投进事务所,这样也许你能少受些伤害。”


“姐姐……”


“可那时候你告诉我你喜欢这份工作,你想坚持下去,你觉得你能行!那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弟弟长大了。你有自己的想法,你已经找到了要走的路,我要做的就是支持你,然后在你需要的时候帮你一把。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孩子,所以只要是你做的决定就一定会坚持下去。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做的很出色。“


“所以,这一次,也是你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吗?”姐姐收回投向远方的目光,严肃而认真地直直地看进他的眼里。



光一闭上眼睛,刚的一颦一笑就那么鲜活地浮现在眼前。他深呼一口气,再次看向姐姐时只有满满的坚定。


“是的,我决定了。”


姐姐笑了,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了很多。他开始置备房产,开始研究钻戒,开始计划以后。曾经那些刚提过的小要求,他都想为他实现。


当他正视自己的感情后才后知后觉,刚这份真心不知被他忽略了多久。他不敢想象他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陪在自己左右,那些日积月累的点滴既是心头的甜蜜,也是无尽的心酸。他想要弥补回来,虽然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但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


他想要大胆地表白,却怕没头没尾地吓到刚,只好自己先默默地准备着。可不知怎么的,刚还是知道了,虽然猜错了方向,他觉得是自己交了新的女友。


他拿着新家的图纸给刚修改,只是希望以后建好了他能喜欢。可那双试图装作平静的眼睛里,光一还是看到了苦涩。他又一次看出了自己的端倪,知道自己陷入了恋情,却再不敢往自己身上去想。尽管痛苦万分,却还是温柔地配合着自己,然后装作释然的样子和自己说,“终于把你送出去了,我这个位置也终于可以让贤了。”



该死的温柔,你怎么能就这么放手!


而更混蛋的是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发现!



“是你!也只有你!”


光一呐喊着!


因为他再也不想错过。






——END——





评论(24)
热度(313)

© Pitaya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